挂上胸牌,戴上袖章,静安区的谢老伯成了控烟宣传志愿者,每天穿梭忙碌在他的“辖区”范围内。像谢老伯这样的控烟宣传志愿者,仅市级层面实名注册的就有近2000人。不少市民感叹,“如今的上海人越来越绅士有礼貌了,即便是露天排长队,在队伍里吸烟的情形也很少看到。”

 

    新的《上海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自今年3月1日起施行,至今已有7个多月。市人大教科文卫委日前调研控烟条例实施情况。来自市健康促进委员会的调研显示,本市控烟呈现出“两高两低”的态势——公众对条例知晓率明显提高,各类场所违法吸烟发生率明显降低;禁烟场所对违规吸烟行为劝阻的比例大幅提高,禁烟场所内设置烟具的比例显著下降。

 

酒店客房也属“禁烟区”

 

    对于控烟条例,金水湾大酒店副总经理黄刚表示酒店业“举双手赞成”:一是香烟屁股少了,环境变好了;二是减少了消防隐患。该酒店还专门发文,成立控烟领导工作小组,检查控烟工作是否到位,指导酒店员工用标准用语去劝阻吸烟的客人。他说,遇到在酒店大堂里吸烟的客人,只要员工对其进行劝阻,基本都很配合。酒店还有个小小的举措,即提供薄荷糖给那些不能在室内抽烟的客人过过嘴瘾,也受到了客人欢迎。

 

    酒店大堂不能吸烟,那客房应该是“想吸就吸”了吧?黄刚表示,酒店管理者常常遇到住客“客房属于私人空间,不归你们管”的辩称,自己也很困惑。市健促委副主任吴凡解释,原国家卫生部曾专门就客房是否属于公共场所有过定义——今天是你住,明天是别人住,进入这个空间的是非特定对象,因此酒店客房仍然属于公共场所。吴凡补充道,根据世卫组织的说明,电子烟和烟草烟一样,都在本市的控烟范围内。

 

    营造“无烟上海”,除了本市常住人口要守法,来沪的旅游者也概莫能外。据说某一外国游客到了上海,刚下飞机就要吸烟,被导游劝阻。该游客问:你们中国不是到处都能吸烟的吗?导游告知他:上海就是控烟做得好的城市。据市交通委介绍,新条例实施以来,整个交通行业对控烟的自觉性有了明显提高。按照过去的经验,轮渡,尤其是非空调轮渡是吸烟“重灾区”。经过几次执法,并未发现有明显的吸烟现象。


写字楼厕所违法吸烟举报量大

 

    食客在饭店一边享受美味佳肴,一边大肆吞云吐雾——这样的情形在本市各大餐饮已基本难觅踪影。随着投诉举报增多,处罚力度也比以往加大不少。据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统计,2017年以来,全市各级食药监部门对本市近6万余家餐饮单位实施9.5万次控烟检查,处罚餐饮单位151户,累计罚款35.8万元,处罚个人95人次,罚款金额累计人民币0.7万元,受理消费者投诉举报1154件。受到罚款的单位、个人数分别同比增长2057%和144%,单位、个人罚款金额同比增长2457%和112%,受理投诉举报同比增长802%。

 

    餐饮大厅里张贴了禁烟宣传告示,撤了烟灰缸,一掏出烟来立刻就会有人劝阻,所以,抽烟的人基本没了。然而,酒店包间仍然是禁烟监管乏力的地方。餐厅的业主怕得罪包间的大客户,劝阻无效后,一般就会睁只眼闭只眼,反正包房关着门,只当没看见。

 

    对于静安区卫监所环境卫生科科长江琼而言,新条例实施后,静安区办公楼宇的控烟工作纳入了其行政监管范围内。静安区商务楼宇情况复杂,多有租赁关系,这就意味着卫监所的工作量急剧增加。据她透露,今年仅静安区卫监所受理的617起违法吸烟投诉中就有444起针对写字楼,投诉最集中的就是办公楼宇的男女厕所,而且越是高档写字楼,女厕所的投诉量就越大。

 

    举证难,是控烟条例执法中遇到的最大难点。江琼说,新条例实施后,现场监督员都佩戴上现场执法记录仪,可以当场拍到。但是厕所内吸烟涉及到个人隐私,执法监督员不能入内,就算看到关着门的地方有烟冒出来,等抽完了,冲掉香烟头,便难以取证。同样的问题也存在于酒店客房内。

 

    随着上海控烟举措越来越深入人心,不少烟民由于感到吸烟不能再像以前那样随心所欲而减少了吸烟的频次,甚至还有不少40多年的老烟民趁此机会戒了烟。


中国控制吸烟协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40962号 Copyright © 1992-2011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慧东里16号楼906  电话:64892695  传真:64983805 邮箱:catc@catcprc.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