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草危害众所周知,控制烟草也是大势所趋,但为什么控制烟草的焦点却集中在一个小小的烟盒上呢?其实,从世界烟草巨头、美国烟草公司菲利普莫里斯的行政主管曾经说的一段话里就能找到答案。他说:“我们与吸烟者之间的最终沟通工具就是烟盒本身。在没有其他任何营销广告的情况下,我们的包装成为我们品牌精髓的唯一传达者。换句话来说:别的都什么没有的时候,包装就是我们的营销” 。

    确实,烟盒是烟民接受烟草信息最多的媒介。以中国为例,每年生产1000亿盒卷烟,每个吸烟者平均每年要看烟盒7300多次,设想如果烟盒上印制了因吸烟导致的“烂肺”、“烂牙”甚至死亡的烟草危害警示图片时,相信很多烟民会因此戒烟,特别是那些爱美的年轻女士和珍惜生命的人们。同时,烟草危害的警示图片,更可直接劝导准备尝试吸烟的青少年,主动放弃吸烟念头。

    在2005年我国批准加入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后,就有人大代表提出既然加入《公约》,就应按照《公约》规定,即“烟草制品的包装和标签必须印上警示语,宜占据50%以上的面积,但不应少于30%,可采取或包括图片或图像的形式”。建议得到控烟人士及健康领域的积极响应,但遗憾的是该建议至今仍未被采纳。

    当然,在签署《公约》的192个成员国中,确实有些烟草消费量不大、烟民数量不多的国家和地区未在烟盒上印制警示图片,甚至连警示用语也没有。但这难道就能代表我国在烟草控制上,真的处于世界中等甚至稍微偏上的水平了吗,我们的烟盒就真的不需要印制烟草危害警示图片了吗?

    2011年1月,由中国疾控中心控烟办牵头形成的《控烟与中国未来》正式发布,报告指出“我国控烟政策履约得分仅为37.3分(百分制),离及格线相差甚远”。2008年11月在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第3次缔约方会议上,中国被与会的200名全球NGO代表授予脏烟灰缸奖,“颁奖词”是:“宁要漂亮烟盒,不要公民健康”。由此看来,我们连及格线都远未达到。

    巴西卫生部曾调查显示,巴西在烟盒印上烟草危害警示图片5年后,48.2%的烟民都远离了烟草,91%的受访者表示宁愿从来没有接触过香烟,39%的受访者表示曾在拿起烟盒时,因看到警示图片而暂时放弃吸烟。

    目前包括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泰国等46个国家已将烟草危害的警示图片印上了烟盒,其中30个国家的图形警示面积至少达到了烟包面积的50%。澳大利亚政府甚至出台了简易烟盒,全面禁止当地香烟包装使用品牌标识和其他市场营销图案。这意味着消费者购买的卷烟不管什么品牌,都将拥有一样简陋的外观,辅以醒目而恐怖的警告图片和文字。我国港、澳、台地区的烟盒包装上,也都早已印制了烟草危害警示图片。

    清华大学国情研究中心主任胡鞍钢曾表示“没有中国的成功控烟,世界的控烟也不会成功”。我国控烟履约6年了,但我们的步伐迈得还很小。既然我国向世界作出了承诺,那么就让我们从印制烟盒警示图片做起,带动中国控烟步伐,有朝一日也让世界向中国看齐!

中国控制吸烟协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40962号 Copyright © 1992-2011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慧东里16号楼906  电话:64892695  传真:64983805 邮箱:catc@catcprc.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