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中国疾控中心控烟办公室、中央财经大学税务学院以及搜狐网联合举办的“2009年烟草税上调意义何在?”的论坛,于8月7日在搜狐演播厅举行。中国疾控中心杨功焕副主任与清华大学的胡琳琳博士、经济参考报经济部王小波主任作为嘉宾,就近期国家上调烟草税与控烟的关系等问题进行深入讨论。烟草税率提高意味卷烟价格上升 是最有效的控烟策略之一

    以税控烟,被世界卫生组织视为单一烟草控制中的最有效手段,通过增收烟草税,只要在价格方面有相应表现,通常就可以抑制烟草消费。这些理论在《公约》及其MPOWER系列政策中都已非常的明确的表明。在控烟的策略中,分为经济手段和非经济手段,其中的经济手段就是提高烟草税率。因为贵,买的人少嘛,这很容易理解。世界卫生组织指出,提高烟税可以增加政府收入,表现在,高收入国家,将烟草产品税率提高10%一般能使烟草消费降低4%,在中低收入国家可降低约8%,而烟草税收却会增加近7%。

2009烟草提税国家增收 社会效益仍需评价

    在国外很多国家证明了行之有效的烟草征税降低烟草消费的措施,在中国此次提高税率中却遭遇到了现实困境,这主要还是因为这次提税对于提价的影响并不明显。

    从烟草税种上来说,从价税和从量税需要并驾齐驱,两者结合,可以降低高价烟和低价烟的税差和价差,起到有效控制低收入群体的烟草消费。

    从征收环节上来说,不仅应当在生产环节征收,还应该深入到流通等各个环节,加强对烟草市场的调整和管理。像是对批发环节的征税,就更容易使价格产生变动。

    从征税力度上来说,2009的提税并没有如实的反应在价格上,主要表现为两点:第一是企业的高额垄断利润让他们自身将税收消化(主要指的是甲类烟);第二是两种烟的分类定价标准,其实将一部分50元-70元价位的烟税不升反降,不仅帮助烟草企业抵消了提税的部分成本,还客观上刺激了中低收入群体维持现状甚至增加卷烟消费。所以要控制烟草档次和税费的转移问题。从国际进程上来看,我国烟草的提价空间还很大。

    调税是控烟措施中最重要的措施,嘉宾们认为调税必须税价联动,如果只调税而不调价,国家可能增加了收入,但是通过价格调节烟草消费行为的目的并没有达到, 而且50-70元一条的卷烟则从46%的税率降低到36%, 使得烟草提税,在内部有一个调节空间,这部分被企业自身消化的成本就不太可能在价格上反映出来。

    嘉宾们还认为, 之所以能够做到提税不提价,还是由于国家的垄断专卖体制所致, 而且提税是财政部和税务总局的职责,而提价是发改委的事情,一方面我们缺少相应的机制环节将控烟与税收的相关问题与财政部、发改委等部门直接沟通;另一方面烟草局在价格上的影响力不利于资源调配和合理定价决策,所以可能财政部和税务总局是想通过提税进行控烟,但是最后的结果却没有达到目标。再一次证明了烟草局的官商两面身份阻碍烟草控制的进程。

 结论:2009年烟草税收上调:国家盈利 控烟无力

    2009烟草税上调意义何在?专家一致认为“国家盈利,控烟无力”是最好的概括。关键价格没变,这对于公众来说,此次调节对他们的消费行为基本没有影响。而且专卖局政企不分,也对烟草的实际提价形成阻力。

   控烟任重道远,多方需要共同努力:

    1.重民生:正如温总理所说,不能以牺牲人们群众的健康来换取企业和经济的发展和企业的利益。控烟应该站在13亿人民健康的角度上去推进,而不应从烟草企业的利益出发。

    2.政企分开、减少制度阻力,处理好利益关系。政企分开,烟草局和烟草总公司的责权利必须分开,减少行业定价权和对政策的影响,减少烟草相关利益集团对控烟的阻碍。

    3.通力协作,发挥传媒力量:每一项改革事业进入实质性的操作阶段,都是各种利益相互交织阻力开始出现的时候,而这其实是媒体进入的最好时机,针砭时弊,推动改革。

中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控烟办公室
二〇〇九年八月十一日


中国控制吸烟协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40962号 Copyright © 1992-2011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慧东里16号楼906  电话:64892695  传真:64983805 邮箱:catc@catcprc.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