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烟草生产国、烟草消费国和烟草受害国。中国有3.5亿吸烟者,65%的成年男性为吸烟者,青少年吸烟者约1500万,遭受二手烟害的人数高达5.4亿。中国每年归因于吸烟的死亡人数为100万,如果不采取有效的控烟措施,这个数字预计在2020年将会上升至200万。

    吸烟造成的健康和经济代价是令人震惊的,尤其像中国这样的高吸烟率国家。2006年中国卫生总费用研究报告显示:2000年吸烟造成的额外医疗费用达140亿元,占全国卫生总费用的3.1%;吸烟引起的生产力损失为270亿元;吸烟的总经济损失估计为410亿元。

    另外,购买卷烟的直接支出也有导致贫困和负面作用。有吸烟者的家庭与没有吸烟者的家庭相比,在食物、教育、衣着和住房等方面的支出较少。中国贫困家庭的总支出中,有8%~11%的支出用在了卷烟上。据调查,仅在1998年,吸烟有关的医疗支出和购买卷烟的消费支出导致3050万中国城镇居民和2370万中国农村居民坠入贫困。

    减少烟草使用最有效的方法是提高烟草税,从而提高烟草价格。烟草价格提高能够阻止青少年开始吸烟,并鼓励现在吸烟者戒烟。提高烟草税的目标是保护公众健康,挽救生命并减少因烟草使用带来的经济负担。80%的中国烟民自己买烟。尽管公款消费是普遍现象,但全国只有700~800万公务员,却有3.5亿烟民。因此,提高烟草税收和价格是全民减少吸烟的有效方法。研究显示,提高烟税能够减少各个收入水平人群的烟草消费。

    低收入吸烟者对烟价的敏感度较高,提高烟税会使低收入家庭卷烟消费量的减少大于高收入家庭。《2008年世界卫生组织全球烟草流行报告》指出,提高烟税对遏制年轻人和贫困人口吸烟特别重要。而这些群体从烟草消费减少中获得的裨益也最大。这些社会经济群体的成员对商品价格更加敏感。高烟价有助于促使他们戒烟,或者根本不开始使用烟草。以南非为例,南非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将其烟草产品税率提高了250%,达到零售价格的将近50%。而随着每上升十个百分点,烟草消费量就会相应下降5-7%,从而使得烟草消费大幅降低,其中年轻人和贫困人口吸烟减少得最为显著。烟草企业官员和其他成员声称,提高烟税会伤害穷人。实际上,随着烟税提高,政府收入增加,增加的收入常常是用于投入社会项目。新增烟草税收中的一部分还可以被用于支持反烟广告活动以及为希望戒烟者提供戒烟服务。此外,提高烟税能帮助贫困人口停止使用烟草,让他们能够将金钱转而花在必需品上,例如食品、住所、教育和医疗保健。更高的烟税可减少烟草使用,从而帮助贫困家庭脱贫,并彻底摆脱贫困。另外,随着烟草相关疾病的减少,贫困家庭成员的生产力和收入也会得到相应的提高。

    中国医疗卫生改革需要不断地提高各类医疗保障的筹资水平,尤其是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和贫困医疗救助。提高烟税是一个可行的、有效的重要筹资来源。近十年来,美国加州和马萨诸塞州均有卷烟健康附加税,英国政府对卷烟增税以帮助全民健康保险,台湾地区亦为了全民健康保险加了两次卷烟附加税。泰国和澳大利亚都将部分卷烟税专用于公共健康事业。

    中国控烟协会专家表示,遏止烟草消费是保护人民健康的优先重点之一,关注民众的健康是“以人为本”的发展目标的基本组成部分,倡导提高烟草税收便是从以人为本的目标为出发点,有效遏止烟草使用,挽救人民生命,改善弱势群体生存环境。我们在倡导提高烟税的同时,更强调倡导政府将一部分额外增加的烟草税收用于补助烟农转产,补助从卷烟工业转到其他行业的职工再培训,用于低收入人群的医疗保障和用于支持控烟活动。把控烟的价格手段和各种非价格手段(规制)结合起来,能获得最大的控烟效果。


中国控制吸烟协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40962号 Copyright © 1992-2011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慧东里16号楼906  电话:64892695  传真:64983805 邮箱:catc@catcprc.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