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大会      A/66/83决议

第六十六届会议
暂定项目表   
项目 119
千年首脑会议成果的后续行动

预防和控制非传染性疾病  
秘书长的报告
  摘要


    非传染性疾病是为改善全球健康而进行的战斗的新前线。在世界范围内,这类疾病的增加意味着,现在因其造成的死亡比其他所有肇因加在一起造成的死亡都还要多。

    非传染性疾病主要是心血管病、糖尿病、癌症和慢性呼吸道疾病,通常称为慢性或生活方式相关疾病。当国际社会把注意力放在艾滋病毒/艾滋病、疟疾和结核病这类传染性疾病的时候,这四种主要的非传染性疾病在发展中世界中不那么引人注意地出现了,现在已成为全球性流行病。但是,通过采取得到证实并负担得起的措施,而且其中许多措施对早已开展的全球健康工作具有补充作用,就可大大减少和预防这类疾病,从而挽救成百上千万人的生命,避免无尽的痛苦。可用于抵御非传染性疾病发病和影响的知识和技术早已存在。现在到了采取行动不让这类疾病有害健康和有害社会-经济的影响遗祸子孙后代的时候了。

    在 2008 年,有 3600 万人死于非传染性疾病,在该年全球 5700 万死亡人数中占 63%。预计到 2030年,这类疾病将夺走 5200 万人的生命。但是,那些逝去的生命的人口学意义并不是轻易就能看清楚的;身患非传染性疾病的人往往英年早逝:在逝世时还不到 60 岁的人每年就有 900 万。这种流行病因包括吸烟、不健康饮食、缺乏体育活动和酗酒等在内的各种不断增加的风险因素而愈演愈烈。在这类疾病造成的所有死亡中,这四种主要非传染性疾病造成的死亡几乎占到 80%,而这类风险因素就是祸因。

    非传染性疾病对发展中世界和较低收入人口的影响最大。强有力的证据证实,贫穷、缺乏教育和其他社会决定因素与这类疾病及其风险因素有关联。这种流行病造成了恶性循环:非传染性疾病及其风险因素加剧了贫穷,而贫穷又导致这类疾病的发病率上升。预防非传染性疾病可减少贫穷,特别是因为在低、中收入国家里,大部分治疗费用由个人承担或由自付保健系统支付。同时,由于发病率极为普遍,非传染性疾病造成的残疾和过早死亡及所需的长期看护降低了生产力,增加了保健费用,从而削弱了国家的经济发展。

    虽然传统上患上非传染性疾病的大多数是高收入人口,但现在的证据显示,这类疾病的蔓延与发展水平的不断提高相关。在每一个区域,非传染性疾病造成的死亡和疾病现在都已超过传染性疾病;但非洲除外,虽然在那里这类疾病的发病率也在迅速上升。预计到 2030 年,非传染性疾病在全世界造成的死亡几乎将五倍于传染性疾病造成的死亡,低、中收入国家也不例外。

    非传染性疾病对低、中收入国家造成的负担因这些国家承载着世界最众多的人口而更形严重。无规划的城市化、人口老龄化和贸易及产品营销的全球化,特别是烟草、酒类和食品营销的全球化,导致引发这类疾病的风险因素上升。较低收入国家缺乏保健能力和社会保护体系,因此那里的民众就更可能患上非传染性疾病,并因此而过早死亡。

    此外,非传染性疾病流行病带来的健康和社会-经济代价正成为阻碍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障碍,而许多国家都已落后于既定的具体目标。特别是有关妇女健康和儿童健康的目标 4 和目标 5,因为这两个目标与非传染性疾病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特别是因为孕期和初生时营养不良会导致以后易于患上高血压、心脏病和糖尿病。

    但是,只要采取一种整合了各种具有成本效益的全民保健干预措施的方法来应对风险因素,即俗称的公共健康的“最合算做法” ,并采取初级保健措施来治疗已身患或非常可能患上这类疾病的那些人,就可以预防非传染性疾病的影响。在适度投资的情况下广泛实施这类干预措施,就可在减少非传染性疾病的影响方面迅速见效。

    全民干预措施中最合算的做法包括控制烟草的措施,包括增加税赋和禁止在公共场所打广告和吸烟;增加酒税和强制执行禁止酒类广告的禁令;减少盐的摄入量;用多不饱和脂肪取代食品中的反式脂肪;提高公众对饮食和体育活动的意识;以及提供乙型肝炎疫苗。初级保健干预措施包括辅导、多种药物疗法及针对子宫颈癌和乳癌的检测和早期治疗。

    障碍很多,但很明显,从道德、社会和经济上看都必须采取行动。目前已具备一种前所未有的能力,可用于批判性地分析正在展开的这场预防和控制非传染性疾病的战斗中所存在的弱点和机会。在就什么是最好的政策和方案行动而展开的辩论过程中,必须牢记,这类疾病带来的健康和社会-经济影响在很大程度上是可以预防的,而为实现进步所需的公共卫生研究和技术技能基础是很雄厚的。 为实现进步而提出的五项建议如下:

 (a) 要最大限度地减少非传染性疾病就需要由政府采取一整套应对风险因素的全民干预做法。只要进行具有成本效益的适度投资就可落实这些干预做法;  

 (b) 必须对那些早已罹患或非常可能罹患非传染性疾病的人采取持续的初级保健措施,包括基本优先干预措施及治标护理和长期护理。许多保健干预措施可通过与健康有关的公共政策在花费不大的情况得到支持;

 (c) 要应对非传染性疾病就需要加强会员国监测这类疾病、 其风险因素和决定因素的能力,特别是较低收入国家在这方面的能力,包括例如按性别分列的社会数据;
 
 (d) 必须利用从低、中收入国家的国家艾滋病毒/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方案中得到的教训,从而有效地整合有关传染性疾病和非传染性疾病的举措;

 (e) 必须给予非传染性疾病的预防和控制工作以优先地位,必须在应协同一致开展工作的各国政府、私营部门、民间社会、联合国和国际组织的最高一级作出承诺。

全文请点击下载

中国控制吸烟协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40962号 Copyright © 1992-2011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慧东里16号楼906  电话:64892695  传真:64983805 邮箱:catc@catcprc.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