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年9 月19 日-20 日,第66届联大预防和控制非传染性疾病问题高级别会议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会议以协商一致方式通过了政治宣言,全文如下:

关于预防和控制非传染性疾病问题高级别会议的政治宣言


    我们这些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及世界各国和政府的代表于2011年9 月19 日至20 日汇聚联合国,审议全世界预防和控制非传染性疾病问题,尤其侧重于由此带来的在发展和其他方面的挑战及社会和经济影响,特别是对发展中国家的影响。

    1. 承认非传染性疾病给全球带来的负担和威胁是二十一世纪发展的主要挑战之一,有损世界各地的社会和经济发展,并威胁到国际商定发展目标的实现;

    2. 认识到非传染性疾病对许多会员国的经济是一个威胁,可能导致国家之间及人口之间的不平等加剧;

    3. 确认各国政府在应对非传染性疾病挑战方面有着首要作用,承担首要责任,社会所有部门都必须作出努力,参与进来,以拿出预防和控制非传染性疾病的有效对策;

    4. 又确认国际社会和国际合作可以发挥重要作用,协助会员国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并补充各国为拿出有效对策以应对非传染性疾病而做出的努力;

    5. 重申人人享有能达到的最高标准身心健康的权利;

    6. 认识到迫切需要在全球、区域和国家各级采取更大力度的预防和控制非传染性疾病措施,以便推动全面实现人人享有能达到的最高标准身心健康的权利;

    7. 回顾联合国大会的相关规定,尤其是第64/265 和65/238 号决议;

    8. 赞赏地注意到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的《烟草控制框架公约》,重申世界卫生大会通过的关于预防和控制非传染性疾病的所有相关决议和决定,并着重指出,会员国必须通过实施《2008-2013 年预防和控制非传染性疾病全球战略行动计划》以及《饮食、锻炼和健康全球战略》和《减少酗酒全球战略》,继续应对非传染性疾病的共同风险因素;

    9. 回顾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2009 年高级别部分通过的部长级宣言,其中呼吁采取紧急行动以实施世卫组织的《预防和控制非传染性疾病全球战略》及其相关行动计划;

    10. 表示赞赏地注意到在预防和控制非传染性疾病方面采取的所有区域举措,包括加勒比共同体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于2007 年9 月通过的题为“团结一致,共同制止慢性非传染性疾病流行”的宣言;2008 年8 月通过的《关于非洲健康与环境的利伯维尔宣言》;2009 年11 月英联邦政府首脑通过的关于采取行动战胜非传染性疾病的声明;第五次美洲首脑会议于2009 年6 月通过的成果宣言;世卫组织欧洲区域成员国于2010 年3 月通过的《环境与健康问题帕尔马宣言》;2010 年12 月通过的《中东和北非区域糖尿病和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问题迪拜宣言》;2006 年11 月通过的《欧洲制止肥胖宪章》;2011 年6 月的肥胖问题阿鲁巴行动呼吁和2011 年7 月通过的关于在太平洋区域应对非传染性疾病挑战的霍尼拉宣言;

    11. 又表示赞赏地注意到区域多部门协商的结果,包括部长级宣言的通过,协商是由世界卫生组织与会员国协作进行,各区域委员会和其他相关的联合国机构和实体给予支持并积极参与,协商目的是依照第65/238 号决议为高级别会议的筹备提供投入;

    12. 欣见俄罗斯联邦和世卫组织于2011 年4 月28 日和29 日在莫斯科组织召开了第一届健康生活方式和非传染性疾病问题全球部长级会议并通过《莫斯科宣言》,并回顾世界卫生大会第64/11 号决议;

    13. 确认世界卫生组织作为负责卫生事务的首要专门机构的主导作用,包括根据其任务规定在卫生政策方面发挥的作用和职能,重申它在促进和监测其他相关的联合国机构、开发银行在工作中采取全球行动防治非传染性疾病以及其他区域和国际组织协调应对非传染性疾病方面的领导和协调作用;

    一个已达流行病严重程度的挑战及其对社会经济和发展的影响

    14. 深为关切地注意到,根据世卫组织2008 年的资料,全球5700 万例死亡中估计有3 600 万例系非传染性疾病致死,特别是心血管疾病、癌症、慢性呼吸系统疾病和糖尿病,包括约900 万未满60 岁死亡者,而这些死亡案例有近80%发生在发展中国家;

    15. 又深为关切地注意到,非传染性疾病是可避免的发病及相关的致残问题的主因之一;

    16. 还认识到,非洲目前最常见的死因是传染病、孕产和围产期问题及营养不足,并关切地注意到非传染性疾病发生率迅速上升导致疾病的双重负担不断加重,包括在非洲;预计到2030 年,非传染性疾病将成为最常见的死因;

    17. 还注意到其他一系列非传染性疾病和症状,其风险因素以及预防措施、检查、治疗和护理的必要性和需要与四大最主要的非传染性疾病相关;

    18. 认识到精神和神经失常,包括阿尔茨海默氏病,是一大病因,增加了全球非传染性疾病的负担,为此需要提供公平享有有效的方案和保健干预措施的机会;

    19. 认识到肾脏和口腔疾病及眼疾对许多国家构成一大卫生负担,这些疾病有着共同的风险因素,或可得益于防治非传染性疾病的共同对策;

    20. 认识到最主要的非传染性疾病都与吸烟、酗酒、不健康的饮食和缺少锻炼等共同风险因素有关联;

    21. 认识到人们的生活条件和生活方式影响其健康和生活质量,贫穷、财富分配不均、缺乏教育、迅速城市化和人口老化以及经济、社会、性别、政治、行为和环境方面的健康决定因素等等,都是导致非传染性疾病发生率和流行率上升的因素;

    22. 严重关切地注意到非传染性疾病及其风险因素加剧贫穷、而贫穷又导致非传染性疾病发生率上升这样一个恶性循环,对公共卫生及经济和社会发展构成威胁;

    23. 关切地注意到,非传染性疾病的严重性迅速加剧,影响到各个年龄段、性别、种族和收入水平的人口,而贫穷人口和处境脆弱者,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承受着不成比例的重负,并注意到非传染性疾病可对男女产生不同影响;

    24. 关切地注意到肥胖在不同区域日趋普遍,尤其是在儿童和青年中,并注意到肥胖、不健康的饮食和不锻炼与四大非传染性疾病有着很大关联,关系到卫生费用趋高和生产力下降;

    25. 表示深为关切妇女承担着很大比例的护理重负,而且在有些人口群体中,妇女往往比男子活动少,更有可能肥胖,吸烟比例也惊人增长;

    26. 又关切地注意到母婴健康与非传染性疾病及其风险因素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尤其是鉴于产前营养不良和出生体重过低导致今后易患肥胖症、高血压、心脏病和糖尿病的体质;妊娠情况,诸如孕产妇肥胖和妊娠糖尿病,与母亲及其子女所面临的类似风险有关联;

    27. 关切地注意到非传染性疾病与艾滋病毒/艾滋病等一些传染性疾病之间的可能联系,呼吁酌情兼融艾滋病毒/艾滋病和非传染性疾病防治对策,并在此方面吁请关注艾滋病毒/艾滋病感染者,特别是在艾滋病毒/艾滋病感染率高的国家并顾及国家优先事项;

    28. 认识到室内烹调或供暖所用的低能效炉灶所产生的烟雾导致并可能加剧肺病和呼吸系统疾病,对贫穷人口中的妇女和儿童影响尤其之大,因为这些家庭可能依赖此类燃料;

    29. 又承认在非传染性疾病负担及在非传染性疾病的预防和控制机会等方面,国与国之间、国家内部和社区内部存在着严重的不平等;
    
    30. 认识到加强卫生系统的至关重要性,包括保健基础设施、卫生人力资源、卫生和社会保护系统,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以便有效和公平回应非传染性疾病患者的保健需要;

    31. 严重关切地注意到,非传染性疾病及其风险因素导致个人、家庭和社区的负担加重,包括长期治疗和护理费用所致的贫穷,并导致生产力损失,威胁到家庭收入,致使个人和家庭的生产力和会员国的经济受损;使非传染性疾病成为贫穷和饥饿的一个致因,可能直接影响到包括千年发展目标在内的国际商定发展目标的实现;

    32. 表示深为关切金融和经济危机、动荡的能源和粮食价格和对粮食安全的不断关切所产生的持续消极影响以及气候变化和生物多样性丧失所构成的日益棘手问题及其对预防和控制非传染性疾病的影响,强调在此方面需要做出迅速、强有力、协调和多部门的努力,应对这些影响,同时巩固现行努力;

    应对挑战:整个政府和全社会的努力

    33. 确认通过所有会员国和其他相关的利益攸关方在地方、国家、区域和全球各级采取集体和多部门的行动,通过在发展合作中更优先重视非传染性疾病并在此方面加强合作,全世界不断趋升的非传染性疾病流行率、发病率和死亡率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得到预防和控制;

    34. 确认预防工作必须是全球防治非传染性疾病对策的基石;

    35. 又确认亟需降低个人和人口群体受非传染性疾病共同的可改变的风险因素(即抽烟、不健康的饮食、缺乏锻炼和酗酒)及其决定因素的影响程度,同时增强个人和人口群体的能力以做出更健康的选择和采取促进健康的生活方式;

    36. 确认有效预防和控制非传染性疾病需要政府一级发挥领导作用和采取多部门的卫生举措,包括在卫生、教育、能源、农业、体育、交通、通信、城市规划、环境、劳务、就业、工业和贸易、金融及社会和经济发展等部门的所有政策和整个政府举措中酌情融入卫生工作;

    37. 肯定个人、家庭、社区、政府间组织和宗教机构、民间社会、学术界、媒体、志愿社团以及酌情包括私营部门和业界等所有相关的利益攸关方所做出的贡献和发挥的重要作用,支持国家努力预防和控制非传染性疾病,并确认需要进一步支持加强在这些利益攸关方之间的协调,以便提高这些努力的成效;

    38. 确认烟草业与公共卫生之间有着根本的利益冲突;

    39. 确认采取一个融入基于证据、可负担、具有成本效益、面向全民和多部门的干预措施的办法可在很大程度上预防或减少非传染性疾病的发生率和影响;

    40. 承认国家、区域和国际各级专用于应对非传染性疾病挑战的资源与该问题的严重程度不匹配;

    41. 确认必须加强地方、省市、国家和区域各级的能力,以应对和有效制止非传染性疾病,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这可能意味着增加和维持人力、财政和技术资源;

    42. 承认需要在所有政府各级订立多部门的卫生方针,以期全面、果断地应对非传染性疾病风险因素和健康的基本决定因素;非传染性疾病是可以预防的,其影响可以大幅减少,从而可以挽救成百上千万人的生命并避免难言之苦。因此,我们承诺:

    减少风险因素并创造促进健康的环境

    43. 推进采取多部门、具有成本效益、面向全民的干预措施,以便减少非传染性疾病的共同风险因素即吸烟、不健康的饮食、缺乏锻炼和酗酒等因素的影响,途径包括在无损主权国家决定和订立税收政策和其他政策的权利的前提下,酌情执行相关的国际协定和战略以及教育、立法、调控和财政措施,为此而酌情使所有相关的部门、民间社会和社区参与其中,并采取以下行动:

    (a) 鼓励拟订多部门公共政策,以期创造公平的促进健康环境,使个人、家庭和社区有能力做出健康的选择和健康生活;

    (b) 酌情拟订、强化和实施多部门公共政策和行动计划以促进卫生教育和卫生知识普及,包括为此而在校内外实施循证教育和宣传战略和方案并开展公共认识宣传,以此作为推进非传染性疾病预防和控制工作的要素,同时认识到大力注重卫生知识普及工作在许多国家处于早期阶段;

    (c) 世卫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缔约国加快执行该公约,同时确认众多措施,包括旨在减少消费和供应的措施,鼓励尚未加入《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国家考虑加入,确认大幅减少吸烟是减少非传染性疾病的一大有利因素,可对个人和国家产生可观的健康惠益,而价格和征税措施是减少吸烟的有效和重要手段;

    (d) 推进实施世卫组织的《饮食、锻炼和健康全球战略》,包括为此而酌情采取旨在促进全民健康饮食和增加锻炼的政策和行动,包括在日常生活各个方面,诸如优先重视学校的常规和强化体育课;有利主动运输模式的城市规划和改造;为工作场所健康生活方案提高奖励;增强公园和娱乐场所的安全环境以鼓励身体锻炼;

    (e) 推动实施世卫组织《减少酗酒全球战略》,同时确认需要与相关的利益攸关方协商拟订适当的国内行动计划,以便拟订具体的政策和方案,包括考虑到全球战略中指出的众多可选办法,以及提高对酗酒所致问题的认识,尤其是在年轻人中,并呼吁世卫组织在此方面加紧努力帮助会员国;

    (f) 推动实施世卫组织关于向儿童推销食品和非酒精类饮料的一套建议,包括饱和脂肪、反式脂肪酸含量高、无糖或无盐食品,因为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