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中国曾提高烟草消费税,后影响2015年和2016年两年的卷烟销量下滑,达到了控制烟草消费的成效。不过,种种迹象显示,卷烟销量下降的趋势已经被“扭转”,2015年烟草产品提税带来的“控烟红利”已被“吃空”。烟草专卖局的官方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卷烟销量绝地反弹,止跌反升,全年卖出4737.8万箱,较2016年增长0.8%。

“若不继续提税 ,中国烟草消费将成一匹‘脱缰野马’” ,一名控烟专家表示,中国仍有较大空间提高烟草税和烟草价格,而且政府应该持续、定期提高烟草税,“需要赶快拿出策略,烟草税收调整的行动要再快一点。”
2017年卷烟销量绝地反弹

国家烟草专卖局官方网站数据显示,2014年的全国卷烟销量达到了近年来的顶峰,一共卖出了5099万箱,较2013年增加了105万箱。

2015年,财政部宣布,将卷烟批发环节从价税税率由5%提高至11%,并按0.005元/支加征从量税,此次提税迎合了当前国际上普遍对烟产品课以重税的大趋势。

就在2015年,全国卷烟销量下降。全国全年的卷烟销量达到4979万箱,比上一年度减少了120万箱。这是2000年以来全国卷烟销量首次出现下降。

随后的2016年,全国卷烟销量又大幅下滑277.6万箱,下降到4701.4万箱,下降幅度达5.6%。

不过,卷烟销量下降的趋势在仅仅两年之后就被烟草业扭转,通过烟草提税实现的控烟成效在2017年就已经被“吃空”,卷烟销量的数字开始逆势抬头。2017年全国卷烟销量达到4737.8万箱,增长幅度0.8%。

烟草专卖局对今年的卷烟销量也显得信心十足。据悉,根据烟草专卖局的计划,2018年的卷烟销量还要继续提高,今年的卷烟销量预计可以达到4750万箱,“在实际工作中,要努力争取回归历史最好水平”,烟草专卖局局长凌成兴说。

 

研究称国人烟草购买力增速世界第一

年度卷烟销量的增加意味着中国国民在一年内吸烟数量增加。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烟草消费和生产国。中国每年的烟草消费量相当于排名第2-29位的所有国家烟草消费量的总和。全世界每年超过三分之一的烟草是中国人消费的。

在过去二十年间,中国的经济飞速发展,人均GDP年增长率高达10%左右,中国居民的收入水平和购买力也大幅上升。尽管中国政府在2009年和2015年两次提高卷烟消费税,中国的卷烟消费量仍然持续大幅增加。

中国每年的烟草消费量相当于排名第2-29位的所有国家烟草消费量的总和。全世界每年超过三分之一的烟草是中国人消费的。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与经济政策合作中心主任郑榕的团队研究了从2001-2016年中国居民的卷烟支付能力,或者叫卷烟购买力。

她发现,2001-2016年间,由于中国居民收入增长幅度超过卷烟价格增长幅度,导致中国的卷烟支付能力在同期持续增强。

具体而言,2016年平均卷烟支付能力是2001年的1.85倍。对于主要供低收入人群消费的低价卷烟来说,2016年国人的支付能力是2001年时的2.09倍。

据南都记者了解,在农村地区很多商店里卖的最便宜的五类烟,价格只需要3块钱一包,这些卷烟产品针对的消费群体正是农村低收入群体。

为什么控烟这么多年,中国人的卷烟消费居高不下,而且消费的卷烟越来越多?

通俗地解释,居民收入水平不断提高,对于吸烟者而言,卷烟变得更加负担得起。国内市场卷烟涨价的幅度跟不上人均收入增长的幅度,而低价烟的价格尤其低,即使是低收入群体,他们的烟草消费能力也在过去十多年持续攀升。

根据研究,目前中国的卷烟支付能力已经排在168个有数据可取的国家的第45位。短短不到20年,中国的卷烟支付能力已经从排名最低的1/4国家组,跃升至第二高的四分位国家组,支付能力的增速高居世界第一。

“若不继续提税 ,中国烟草消费将成一匹‘脱缰野马’” ,一名控烟专家表示,中国仍有较大空间提高烟草税和烟草价格,而且政府应该持续、定期提高烟草税,“需要赶快拿出策略,烟草税收调整的行动要再快一点。”

 

需要对烟草制品动态“提税”

实际上,“提税”等价格政策被认为是烟草控制最高效、最有用的办法。2006年在华生效的《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中提出了一揽子控烟措施,首要的便是价格和税收政策——各缔约方承认价格和税收政策是减少各阶层人群,特别是青少年烟草消费的有效和重要手段。

价格政策对于“保护弱势群体,尤其是青少年和低收入群体尤为重要”,控烟组织认为,在提税提价的具体方式上,应该大幅提高从量税并设置卷烟最低价格,以改变当前价格及其低廉的低价烟供给现状。

对烟草产品提税提价也是每年全国政协委员、全国人大代表向有关部门带去建议。不过,荒谬的是,不少这样的建议、提案却直接归口到了不断努力加大烟草消费的烟草专卖局来答复,而非财税部门或者健康管理部门。

从建议提案的答复内容看,世界卫生组织公约中敲定的提价提税措施受到烟草专卖局的阻碍。烟草专卖局更多是从给国家增加财政收入的角度来看待提价提税政策,而非从控制公众吸烟,特别是防止青少年染上烟草的角度来看待。

在烟草专卖局2016年给一名政协委员的答复函中,烟草专卖局几乎否定了政协委员几乎所有的建议,包括进一步提高烟草税和烟草价格、设置卷烟最低价格标准、动态调整烟草消费税税率、提高烟草税率、逐步取消烟叶税等建议,并明确答复称,“我局认为目前不宜再提高烟草税。”

烟草专卖局的理由之一是,从2006年《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在中国生效至2015年,我国每条卷烟税费由21.9元增加到82.5元,零售价格由50.8元提高到125.7元,年均增长10.6%,高于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增长。

卷烟价格的大幅度提高却并未导致中国卷烟消费量下降。事实上,这十六年,中国卷烟消费量增加了40%。

卷烟的价格提升说明不了问题。《中国卷烟支付能力研究:2001-2016》也显示,2001至2016年间,中国卷烟的名义加权平均零售价格提高了218%(从2001的4.12元/包提高至2016年的13.09元/包),卷烟价格的大幅度提高却并未导致中国卷烟消费量下降。事实上,这十六年,中国卷烟消费量增加了40%。

这项研究给中国的烟草税收政策制定者提出了警示:“在经济持续快速发展的背景下,中国的烟税政策尤其需要关注卷烟支付能力变化,而非卷烟价格变化。”



中国控制吸烟协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40962号 Copyright © 1992-2011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慧东里16号楼906  电话:64892695  传真:64983805 邮箱:catc@catcprc.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