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在普通旅客列车K1301上遭遇二手烟,大学生李某将哈尔滨铁路局告上法庭。该案被称为“国内公共场所无烟诉讼第一案”。2018年6月25日,此案在北京铁路运输法院公开宣判,法院判令哈尔滨铁路局取消K1301次列车吸烟区标识及烟具。

  吸烟区是在公共场所中划定的满足烟民吸烟的场所,人类对吸烟的态度也经历了一些变化。近年来,为了保护本国民众不再“躺烟”,各国纷纷出大招,恩威并济,对吸烟区和禁烟区的规定有了更多的细节,也更加人性化。

  明确型“烟规”

  美国1971年烟盒开始印“吸烟有害健康”

  1964年,美国社会默认吸烟可以在任何地点进行:公交车上、飞机上、餐馆里、病房里、电影院中、大学校园里……随处可见三五成群地人聚在一起吸烟……在当时的吸烟者看来,吸烟是代表着优雅和稳重。

  然而,1965年的一份报告改变了人们的看法。美国著名学者特里博士发布了第一份《吸烟与健康报告》,报告中指出,吸烟会导致肺癌等疾病,受到民众关注。同年,美国国会通过了《香烟标签与广告》法案。1971年,香烟盒上开始印“公共卫生局局长认为吸烟有害健康”的警示语。

  随后,美国各大公共场所逐渐对吸烟区加以区分。酒吧、夜店、办公室、电梯、商店内都不可以吸烟,如果需要吸烟,必须走到门外的特定吸烟区,即离大门至少15英尺以上,因此,在飘雪的冬日里,总能看见烟民瑟瑟发抖地吸烟。餐厅内也划分了吸烟区和非吸烟区。其中,禁烟最严格的加利福尼亚州规定,在公共场所吸烟被视为违法,要追究法律责任并处以罚款。

  如今,美国公共卫生局定期更新发布《吸烟与健康报告》。专家指出,经过半个世纪的控烟,美国的烟民占总人口的比例下降了一半多,公共场所已实现全面禁烟,甚至居民在家里也兴起禁烟行动。

  同时,专家还扩大了吸烟能导致的疾病范围,包括肝癌、肺结核、腭裂、宫外孕等,二手烟被确认会提高非烟民的中风风险。耶鲁大学霍尔福德教授认为:“因为控制吸烟的场所和烟草的措施,避免了至少800万人过早死亡。自1964年以来,人们平均预期寿命有所增长,其中的功劳包括吸烟的减少。”

  加拿大史上最贵处罚

  2016年,加拿大魁北克省政府通过了《烟草控制法》,规定如果有人被发现在加拿大魁北克省的禁烟范围内吸烟,个人将面临1500加元的罚款金额;如果发现企业或餐厅允许客人在庭院内吸烟,企业和餐厅面临10万加元的惩罚。《烟草控制法》一经推出,就被加拿大媒体称为“史上最贵处罚”。

  新条例还严格规定了禁烟区和吸烟区:禁烟区包括公园、酒吧、咖啡馆等娱乐场所、工作场所和公共交通工具上,以及距离门、窗、建筑物的通风口9米范围内;吸烟区通常是距离建筑物较远的一小片区域。新条例还规定了香烟盒上健康警示标志的最小尺寸要求,以免年轻人因喜欢外形好看的香烟盒而成为烟民。政府发言人圣皮尔指出:“我们研究发现,越美观的香烟盒,越能吸引年轻人,尤其是年轻女性的目光。”

  加拿大癌症协会支持魁北克省的新条例,其负责人称:“每年全国都有至少一万人因为吸烟患癌死亡。”加拿大卫生与健康部部长菲尔伯特也表示了支持,他认为,该条例应该在全国范围内推行。

  日本酒吧“分时段”禁烟

  日本室内并没有全面禁烟,因此,政府规定酒吧、餐厅等场合必须划分吸烟区。在东京,酒吧和咖啡馆是“分时段”禁烟,比如,在下午5点前,客人可以在室内吸烟;5点后则全场禁烟。对于这种做法,一家酒吧的经理表示:“如果不让客人抽烟,他们可能就不会来喝酒,为了酒吧的正常运转,我们只好分时段禁烟,客人们也能接受。”

  东京的餐厅则专门设有吸烟座位。这些吸烟座位并没有明显标志和区隔,客人需要询问服务生,才能在特定时段坐在室内边吃饭边吸烟。有的餐厅是下午和晚上提供吸烟座位,并且每两个小时就将吸烟座位和禁烟座位对调,导致整家餐厅的桌椅都是烟味,让不少客人很有意见:“我坐在哪里都能闻到烟味,吸烟座位没什么实际作用。”

  然而,日本政府对户外的禁烟区有明确规定,包括人行道、电车、地铁和巴士。走在东京的街道上,随处可见地上印有“抽烟,请三思而后行”的文字,公共交通设施里也有“车内谢绝吸烟”的标识。日本法律更是禁止一边走路一边吸烟,因为走路的时候,持烟的手会垂下来,很容易烫伤孩子的眼睛,所以法律明文禁止这种行为。

  创新型“烟规”

  英国公司吸烟室成社交场合

  英国大企业曾有这样的景象:由于室内禁止吸烟,吸烟的员工聚集在企业门口,人数众多,烟味浓重,这让进入大楼的其他员工感觉不好,他们觉得工作场所的大门变成了一个大型烟灰缸。为此,各大企业纷纷为烟民提供专门吸烟室,让他们有处吸烟,且不影响公司形象。

  例如,位于伦敦的一家汽车制造商大楼库房后有一个独立的吸烟室,那是一个小棚子,里面还有烟灰缸,吸烟的员工们自觉保持吸烟室干净整洁。公司内部的首席执行官、总监、普通员工和清洁工都会来这里吸烟,小小的吸烟室俨然变成了社交场合。不少员工表示:“我们这些烟民被聚在了一个地方——吸烟室,在这里,我能认识不同部门的同事,如果想社交,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巴西吸烟监督员成为新职业

  2014年5月31日,巴西颁布了全国禁烟法令,禁止市民在全国各大封闭公共场所内吸烟,包括银行、医院、宗教场所、文化场所、美食广场等,但封闭场所有5种例外情况,如在某宗教仪式的必要环节可以吸烟、在有吸烟标识的烟草零售商处可吸烟、拍摄影视作品需要时可在摄影棚内吸烟、研究与开发烟草产品的地点内可以吸烟、患者在医生的授权下可到卫生保健机构的指定地点吸烟。

  巴西卫生部部长齐欧罗指出了减少香烟消费的三个准则:调整香烟价格、禁止香烟宣传、禁止在封闭场所内吸烟。其中,最重要的是禁止在封闭场所内吸烟。齐欧罗称:“人们想吸烟,就必须去空旷的场所,我们要让民众逐渐适应一个禁止吸烟的社会环境。”

  由于禁烟法令对罚款有明确严格的规定,即使政府派出的便衣巡查员没有当场抓到吸烟者,但凭现场留下的烟蒂或烟灰,就可以对该场所定罪。于是,圣保罗州出现了“吸烟监督员”这一新职业,高级餐厅或高档购物场所会雇用吸烟监督员,监督顾客们是否在吸烟,如果有人受不了烟瘾要吸烟,监督员需要马上去制止。圣保罗州的一家商场经理表示:“有烟瘾的客人会想方设法地去吸烟,他们甚至把点燃的香烟藏在桌子底下,如果被巡查员发现,我们会被罚款,因此,我认为非常有必要雇用多位吸烟监督员。”

  德国火车站画线圈吸烟区

  德国火车站对吸烟区管理严格,小站一律不设吸烟区,大站的站台区域会有明显的吸烟区标识牌,地上则用黄线标出,每个吸烟区约有7平方米,吸烟者必须在该区域内吸烟,离开较远就会被旁人提醒。这种“画线圈地”的方法在德国非常有效,因为德国人强调纪律性。一旦将吸烟区划定,他们就会遵守纪律,除此以外,黄线也提醒其他不吸烟的旅客,可以尽量远离吸烟区,免受二手烟的侵扰。

  新加坡撤走垃圾桶防止烟民扎堆

  2013年1月,新加坡环境局宣布将禁烟范围扩大到所有住宅区的公共空间,包括公共走廊、组屋底层及楼梯、有顶的行人天桥、巴士站周围5米的范围内。为配合新增的禁烟区,环境局与多个机构合作,为公共地点的垃圾桶“搬家”。环境局发言人称:“烟民喜欢聚集在有烟灰缸的垃圾桶旁抽烟,我们就把垃圾桶搬到距离巴士站5米远的地方。”陆路交通管理局则直接移除了巴士站内固定在地面的垃圾桶,在吸烟区安装了新的带烟灰缸的垃圾桶。对此,不少烟民表示:“我现在会选择比较空旷的地方吸烟,其实感觉也没什么不同,多注意就好。”

  遇阻型“烟规”

  智利卫生部与警察局职责错位致扯皮

  2013年,智利颁布控烟法,规定禁止在任何公共场所的内部或封闭空间吸烟,例如,体育场馆的看台、酒吧、餐厅、购物中心、出租车、巴士、医院、高等教育机构、政府机构等,吸烟场所则包括空气流通的开放区域、没有连接到墙的伞下、海滩和游泳池、私家车。如果被发现在禁烟场所吸烟,则面临8万智利比索的罚款,该禁烟场所的所有者或经营者也被处以相同金额的罚款。

  当控烟法被颁布三年后,2016年,卫生部公共政策司司长皮萨罗却说:“我们很难对违法者进行处罚。”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处罚的程序由当地法院和警察局负责,但监督的责任则落在了国家卫生部。卫生部禁烟办公室负责人慕尼斯特也表示:“当地法院和警察局认为他们没有义务就相关事宜通知卫生部门。”

  为此,在第二次烟草加工条例草案会议上,智利政府决定给予卫生部当局惩罚的权力,即让卫生部对违规情况进行直接查看、控制、处罚和监督。这项提议得到了参议院健康委员会的同意,但却遭到了众议院的反对。为了重新制定提议,政府希望众议院健康委员会也开始着手研究处罚的流程和标准。

  泰国玻璃房热惨烟民

  2017年11月,泰国在最热门的20处海滩实施全面禁烟,违法者会面临一年监禁或罚款10万泰铢。泰国海洋和沿海资源部部长表示:“以普吉岛巴东海滩为例,2.5公里的海滩竟然有十万多个烟头。如果烟头过久地停留在海滩上,不仅会对生态系统造成负面影响,当烟头所含的化学物质到达水中时,还会释放铬、铅等有害物质,危害海洋生物的生存环境。”

  由于吸烟者不能在海滩上吸烟,政府在海滩区外设立了玻璃房,将其作为吸烟区。例如,在芭堤雅的海滩区外的停车场中,一个全透光设计的玻璃房子成为吸烟室,玻璃房中有个排气扇,烟民吸烟时,需要将开关打开,出门时再关上。然而,由于泰国常年炎热,玻璃房内并没空调,吸烟者纷纷感慨:“在海边晒日光浴时想吸烟还得走到这里,这个玻璃房子太热了,抽根烟得出两身汗。”

  新西兰打造无烟国遭民众质疑

  新西兰政府计划在2025年前将新西兰打造成无烟国。目前,公园、游乐场、火车站、市中心、镇中心都成为禁烟区,从2018年起,海滩和露天餐厅等地也禁止吸烟。

  然而,民众却质疑政府的计划,有烟民说:“政府应该去打击暴力犯罪,而不是禁烟。”有非吸烟民众表示:“在开放的空间里都不能吸烟,这有点过于严苛,我们国家是自由的国家,不应该这样规定。”

  奥塔哥大学在2017年发表了报告,其中指出:“政府要想达到2025年完全禁烟的目标,需要采取‘大胆而梦幻’的政策,目前的政策不够有力。”

  澳大利亚吸烟区硬件设施成本高

  为了保证人们的用餐体验,2017年8月1日起,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规定所有户外用餐区全面禁烟。这意味着,烟民不能在就餐区的人行道、啤酒花园和酒吧的庭院吸烟。政府还规定,餐厅必须设立缓冲区,让吸烟者与非吸烟者保持至少4米的距离,且吸烟区与非吸烟区之间必须竖立2.1米高的隔板。

  新禁令颁布后,墨尔本多家大型餐厅积极响应,然而,小型餐厅的老板和经理却很不愿意,他们需要禁止客人在户外用餐区域与上菜时间吸烟,还需要在餐厅张贴禁止吸烟的告示,然而,最繁琐的工作是要花钱去设计4米的缓冲区和2.1米的隔板。其中一位小餐厅的老板说:“我做的是小本生意,缓冲区和隔板的花费太多,这个成本比较高。”网友们也纷纷对新禁令作出评价,有的网友力挺禁烟令,也有的网友觉得禁止在户外用餐区吸烟过于严格。据《北京青年报》


中国控制吸烟协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40962号 Copyright © 1992-2011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慧东里16号楼906  电话:64893905  传真:64983805 邮箱:catc@catcprc.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