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心的网友已经注意到,手机QQ里的“吸烟表情”变样了。原来戴帽子的小人儿叼着烟头,表示“悠闲”,现在变成了叼着一片绿叶。此前,新浪微博也将代号为“酷”的吸烟表情下线。北京市控制吸烟协会表示:“吸烟丝毫不酷,将吸烟等同于酷的宣传是极不合适的。”

    表情包也“禁烟”,是小题大做,还是理所应当?多项媒介效果研究认为,媒介影响和吸烟认知之间存在一定关联性。以电影镜头为例,吸烟行为往往被描述为角色的酷、潇洒等,从而使青少年对吸烟产生认同感。甚至,一些实证研究表明,随着吸烟镜头暴露时长增加,调查对象对吸烟行为的认同感显著上升,存在明显的剂量反应关系。上述有效关联性的结论,同样适用于影视作品中的暴力、色情等镜头。因此,国外早就有电影分级制,按其内容划分若干级,每一级规定好允许面对的受众。在我国,广电总局也曾出台《关于严格控制电影、电视剧中吸烟镜头的通知》,要求“尽可能缩减吸烟镜头的时长和频率”,再加上明星签署“禁烟协议”等,也是正视关联性的表现。

    此次禁烟呼声从影视作品蔓延到社交平台上,一个整体背景是青少年吸烟已成为全社会不容忽视的问题。此前,北京大学儿童青少年卫生研究所在天津、重庆、山东、广东等省市对11957名初中生进行调查,结果发现13—15岁的初中生中,有32.5%男生和13.0%女生尝试过吸烟。而根据国家卫计委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数据,初中生吸烟率超过6%,其中男生为10.6%,女生为1.8%。针对100个初中生有6个是烟民的事实,相关方面一直在花大力气落实控烟措施,比如《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规定“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烟酒”,控烟机构规定“学校周围不得卖烟”等,但实际效果仍有提升空间。这里面,既有家人和学校引导不到位的原因,也有政策难以有效监管的原因,归根结底,在于青少年对吸烟的认知产生偏差,尤其是叛逆意识萌芽的心理发育阶段,青少年喜欢尝试新鲜,他们所崇拜偶像的负面举动,社交平台“表情包”的无意引导,都可能将其引入歧途。

    《2015年中国青少年上网行为研究报告》显示,中国青少年网民规模达到2.87亿,占中国青少年人口总体85.3%,即时通信使用率高达92.4%。这意味着,绝大部分青少年都会使用微信、QQ等即时通信工具和社交网络获取资讯、进行沟通,而“酷”的表情一般都与吸烟有关,虽然改动表情不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以内在关联性的结论来看,长期下去,将对青少年认知产生积极影响。况且,对于社交平台来说,一个小小的表情包改动不仅影响不了什么,反而证明自己具有责任意识和社会担当。以此为契机,所有的互联网平台都应该意识到,不仅要追逐经济利益,更要追求社会效益,要有所担当,自觉审视内在的不足,配合相关部门进行整改。

    当前,要让每个中国人都能生活在更健康的环境中,还需要持续推进全面禁烟工作。改进表情包,只是行业自我担当的体现,只有烟草改革等方面推进全方位禁烟,才能营造良好的无烟环境。


中国控制吸烟协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40962号 Copyright © 1992-2011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慧东里16号楼906  电话:64892695  传真:64983805 邮箱:catc@catcprc.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