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从1970年,由以翁心植为代表的医学专家倡导控烟算起,我国控烟已有近半个世纪了。但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布的《2015中国成人烟草调查报告》显示,我国吸烟人数比2010年增长了1500万,已达3.16亿,其中男性吸烟率为52.1%,女性为2.7%。说明我国的整体控烟状况不是很理想,充其量也只是勉强抑制住了烟草流行的势头。究其原因,有一点可以确定,即由极高的对烟草有害的认知度,与极低的戒烟率不相称,所体现出的戒烟难现象,是其主要原因。

那么是什么导致了戒烟难?从现实反映的情况看,戒烟难是因为戒烟者实在无法克服戒烟后的难受和痛苦,包括:焦躁、抑郁、坐立不安、神不守舍、愤怒等情绪情感体验,从而对烟草产生依赖,同时对再次戒烟产生强烈的恐惧心理。就是说,戒烟后出现的难受和痛苦,导致了戒烟难现象、以及影响了控烟的成效。只要解决了这一问题,控烟的不利局面,就会迎刃而解。

烟草依赖,到底是烟草的问题?还是我们的问题?

然而在为什么戒烟后会出现难受和痛苦问题的认识上,我们却身处一个本末倒置的、以讹传讹的谎言世界,一个巨大的陷阱中。即错误地认为,戒烟后出现的难受和痛苦,是烟草、或者尼古丁缺失的结果,以及吸烟成瘾就是尼古丁成瘾。怎么讲?

首先我们来了解成瘾问题,接着再来了解两个认知和一个共识,然后根据这些内容进行综合分析,以此来说明上述结论。

什么是成瘾?所谓成瘾是指对某种身心行为,无法做到有效取舍并产生依赖。成瘾行为的典型特征是欲罢不能,或者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即起始于明白,失于明白;起始于控制,失于控制。这其中既有向成瘾行为妥协的一面,也有充满意志力试图革除的一面。表现在心理上,就是对抗与反对抗、要与不要的冲突状态。就是说,在成瘾行为的特征当中,就包含着互为相反的、肯定与否定的因素。

成瘾是人类的普遍现象,单就吸烟成瘾这一项,我国就有三亿多人。成瘾类型主要是接触和不接触型成瘾;或者是可见和不可见型成瘾。包括:吸烟成瘾、饮酒成瘾、暴食成瘾、吸毒成瘾、咀嚼槟榔成瘾、上网成瘾、赌博成瘾、购物成瘾、运动成瘾、窥探欲成瘾、权欲利欲成瘾、疑病成瘾、性爱成瘾、压力成瘾、伤感成瘾、记恨妒忌成瘾、强迫洗手成瘾、强迫思维成瘾,以及具有成瘾特征的恐高、晕血等现象。

烟草依赖,到底是烟草的问题?还是我们的问题?

接下来,再通过现象了解两个认知。一个认知是:任何事物都会引起不同程度的内心感受、以及情绪情感反应,但这些感受和反应绝不是事物本身作用的结果。

比如:当恐高的游客行走在深山峡谷的玻璃栈道上时,那种胆颤心惊、面部扭曲、呼吸急促、腿肚子朝前以及血压噌噌往上蹿的痛苦和狼狈相,可是千真万确的。然而这一切的反应,绝非是玻璃栈道、深山或者峡谷本身作用的结果,与外部事物无关。

比如:饲养宠物的人,一旦宠物丢失,往往会表现出心急如焚、伤心、以及撕心裂肺般的思念。如若重逢又会非常欢喜,甚至会喜极而泣。同样,这些反应也绝非是宠物本身作用的结果,与宠物无关。

比如:当一个人受到赞誉、或者被斥责时,会出现自豪、得意,或者愧疚、胆怯等反应。只是这些反应,并非来自某个人、以及言语。因为无论是人还是言语本身,都不具有让他人产生情绪反应的能力。

比如:有钱了,人人都会很高兴、愉悦。只是这些反应,也绝非是钱物的作用。因为钱物本身不具有让人愉悦的功能,不然那些在银行工作的员工,每天都会手舞足蹈起来。

再比如:饥肠辘辘时的难受和痛苦,与大快朵颐的畅快和享受,已经远远超出了食物本身的功用。

烟草依赖,到底是烟草的问题?还是我们的问题?

另一个认知是:成瘾行为、或者成瘾物并不是成瘾者所专有。就上述提及到的成瘾现象,无论是哪种成瘾行为,非成瘾者同样都在经历。即行为本身并不就是成瘾的标识。

比如:吸烟成瘾,非吸烟者并不缺少二手烟。比如:吸毒成瘾,吸毒也称为药物滥用。就说是,所谓的毒品其用途首先是药用,正常人对“毒品”的需求量并不在少数。再比如:饮酒成瘾、上网成瘾、咀嚼槟榔成瘾等无不如此。

下面再来了解一个共识,即大家都能够认同一个常识:我们人类不是行尸走肉,意识决定行动是普遍遵循的原则。因此由这一原则可知,所有的戒除成瘾行为的背后,必然如影随形地伴随着相应的心理活动。就拿戒烟一事来说,戒除吸烟行为的同时,事实上是发生了两件事情:一件是停止了烟毒及尼古丁向躯体的输入;一件是实施了一个看不见的、与戒除吸烟行为相对应的心理活动。显然戒烟后难受和痛苦的出处及机制,就隐藏在这两件事情当中。那么究竟是哪一件?

此时,只要再把上述两个认知综合到一起考虑,便不难发现:停止烟毒及尼古丁向躯体输入这件事,并不是戒烟后出现难受痛苦的根源,而是看不见的心理活动,才是戒烟后难受和痛苦的出处及始作俑者。戒烟难、以及吸烟成瘾的机制就隐藏在戒烟的心理活动当中,与烟毒或者尼古丁缺失无关。毋容置疑,对于这一认知,如果不能给予理解和认同的话,那么成功戒烟就只能是个奢望,戒烟难也就成了必然的结果。


中国控制吸烟协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40962号 Copyright © 1992-2011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慧东里16号楼906  电话:64892695  传真:64983805 邮箱:catc@catcprc.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