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在其1776年出版的《国富论》中提出:烟草制品是生活非必需品,同时又是被广泛消费的商品,可成为征税的理想对象。亚当·斯密的理论在世界各国被广泛采用,几乎所有的国家都对烟草制品征税。尽管各国烟草税种不同、税率不一,但对烟草制品所征税收大都远远高于其他商品。

  提税提价成为控烟主要手段

  美国

  目前,联邦税是每包1.01美元;州税则各有不同,从密苏里州的17美分到纽约州的4.35美元不等;还有些城市会加征烟税,比如纽约市要在联邦税与州税基础上再征1美元税。算下来,在纽约市一包售价13美元的“万宝路”,包含的税收就有6.36美元。

  据菲莫国际估算,目前美国烟草税,包括联邦、州、地方三重税,占每包烟零售价的56.6%。

  日本

  日本是“烟草消费大国”。为了让更多的人戒烟,日本政府在不断增加烟草税。

  从1998年至今,日本卷烟经历过4次增税。1998年和2003年的增税幅度都是每支卷烟提高0.82日元,2006年每支增加0.852日元。2010年10月,日本政府又作出史上最大幅度的价格调整,每支卷烟加收3.5日元烟草税。除了烟草税外,还规定为支援生产烟叶的农户,每支卷烟另外提价1.5日元,平均每包卷烟的零售价格增加110至140日元,日本的“柔和七星”也由此进入了每包零售价格400日元时代。

  2014年4月,日本再次提高烟草税5%~8%,很多品牌涨价10日元甚至20日元。目前,卷烟已经成为日本税率最高的商品,高达零售价格的64.5%。在日本街头的自动贩卖机和超市中可以看到,日本几种最常见牌号的卷烟已由最初每包200多日元增至400多日元。

  俄罗斯

  据来自美国烟业通讯网的消息,2011年12月份,俄罗斯政府公布了卷烟制品今后几年的税率调整。数据显示,卷烟税率在此后几年呈阶梯式上涨的趋势:从2012年1月1日起,每千支卷烟的消费税最低为460卢布;从2012年7月1日起,每千支卷烟的消费税最低为510卢布;从2013年起,每千支卷烟的消费税最低为730卢布;从2014年起,每千支卷烟的消费税最低为1040卢布。

  据统计,截至2012年年底,俄罗斯烟草税率占卷烟零售价格的比例达到40.5%。

  欧盟国家

  欧盟成员国的烟草消费税要求必须既从量又从价,且烟草消费税须至少占卷烟零售价格的57%,自2011年1月1日起,欧盟卷烟消费税的最低限额标准不再设有上限。欧盟还要求至2014年1月1日,卷烟消费税中从量部分占消费税总额的比重不得低于7.5%,税额占卷烟零售价格的比重要高于76.5%,这使得成员国可以更灵活地根据本国卷烟市场的特点来安排卷烟消费税中从价和从量的比重。

  在欧盟国家中,法国也是著名的“烟草消费大国”。据法国控烟办公室相关网站介绍,法国共有1600万卷烟消费者,约占总人口的1/4。为加大控烟力度,近10年法国卷烟价格不断攀升。法国海关数据显示,一包20支装的卷烟价格已从2004年的5欧元上升到2014年的6.8欧元。

  据法国“不吸烟者权利”协会介绍,在这6.8欧元中,有4.3欧元属于消费税,约占售价63%;增值税1.11欧元,占16.3%,税收比重高达80%。

  提税利弊共存烟草企业积极应对

  在过去十年里,韩国卷烟价格一直稳定在每包2300~2500韩元,而按照《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对缔约方的规定,韩国烟草税所占卷烟零售价的比重一直未达到世界卫生组织的要求。2015年,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要求,韩国再次提高烟草制品的税率,这次卷烟涨价幅度更大。韩国烟草、菲莫国际、英美烟草公司以及日本烟草国际公司生产的每包卷烟在韩国的价格提高近一倍,从2500韩元提高至4500韩元(从2.3美元提高至4.15美元)。

  提价之后,韩国市场既表现出积极有利的一面,又暴露出诸多问题。有卷烟消费者在2014年12月31日表示“吸了人生最后一支烟”。虽然诉求的表达有些激烈,但也反映出卷烟涨价之后消费者开始考虑戒烟,因为他们普遍认为今后卷烟的价格还会继续上涨,同时有统计数据显示,价格上的冲击对劝阻青少年吸烟更能发挥积极作用。

  不容置疑的一点是,卷烟提税提价之后,卷烟销量均不可避免地出现下降。自2012年以来,俄罗斯连续3次提高卷烟消费税,配合部分公共场所禁烟等措施,2014年其国内销量下降近10%。日本自2014年4月提高消费税之后,卷烟销量降幅达3.4%,日本烟草在国内的市场占有率一度跌至59%。英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土耳其等国近两年来都至少两次提高消费税,某种程度上也导致近年来这些国家内的廉价烟草制品销量逐年递增。

  与此同时,由于卷烟涨价,非法销售的卷烟也在增加。最近,韩国警方透露了一宗涉及4名30岁左右青年男子的非法销售卷烟案件,他们从2014年11月开始囤积烟草制品,当时的卷烟价格大约是涨价后卷烟价格的一半,后因在网上出售大约3200包卷烟而被逮捕。

  类似的市场波动并非个例,在欧盟地区,由于烟草税收和卷烟价格在不断上涨,欧盟与非欧盟地区卷烟价差越来越大,导致烟草走私的利润越来越大,非法烟草贸易亦有所抬头。虽然欧盟及其成员国已经加大对非法烟草贸易的打击力度,但欧盟的走私卷烟平均市场份额已经连续六年出现增长,从2006年的2.4%提高到2012年的11.1%。

  为了应对卷烟提税带来的种种不利影响,跨国烟草公司纷纷另寻破解之术。

  卷烟销量下降后,意味着卷烟市场的竞争将日趋激烈,跨国烟草公司开始加大卷烟产品创新,不断推陈出新,针对不同消费群体,研究开发出细支烟、长支烟、电子烟等系列产品,在产品外观、吸味、包装形式等方面进行全方位的创新和尝试,以此来争取更多的消费者,弥补提税带来的市场销量下滑。
      卷烟销量减少还给生产企业的降本带来一定压力,一些跨国烟草公司开始通过更大规模的产业重组来缓解困境。比如英美烟草公司关闭了在比利时和英国的工厂,并在2013年完成对波兰工厂的投资。除了对新厂房的投资,跨国烟草公司还根据不同工厂的定位,简化工艺布局,减少工艺线,实现半成品的共享,极力减少成本。

  在韩国,为了保证国内烟草公司的收入,韩国烟草开始将业务布局转向海外。《韩国先驱报》报道称,今年韩国国内卷烟消费税的上调加速了公司的海外布局重心,印度尼西亚将会是韩国烟草2015年的重点布局地区,预计韩国烟草今年的海外销售收入将首次超过韩国本土的销售收入。

  提高卷烟消费税是一把双刃剑,既能达到控烟的积极目的,又会对烟草产业带来不利影响,关键看烟草企业如何应对。目前,我国卷烟税率已达65.4%,也属于烟草高税国家,借鉴国际烟草企业的经验,如果能积极面对市场新变化,加强风险防范,实现资源整合,多领域拓宽增收渠道,就一定能够“挺过阵痛期”。

  (文章来源:中国烟草市场)


中国控制吸烟协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40962号 Copyright © 1992-2011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慧东里16号楼906  电话:64892695  传真:64983805 邮箱:catc@catcprc.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