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宾:许桂华
 
     ●中国控烟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原副主任、研究员
 
     “吸烟有害健康”,不论哪个国家销售的香烟盒上都会印上这样一句话;尽管医生一再告知,抽烟会导致各种疾病。但是这一切依然无法阻挡人们对于烟草的兴趣,烟草危害一直是当今世界最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之一。
 
     2012年5月30日我国卫生部首次发布《中国吸烟危害健康报告》称,烟草烟雾至少含有69种致癌物,可以导致多种恶性肿瘤,包括肺癌、口腔癌、喉癌、乳腺癌和急性白血病等。现在吸烟者中将来会有一半因吸烟而提早死亡,吸烟者的平均寿命比不吸烟者缩短至少10年。
 
     更可怕的是,烟草不仅影响了吸烟者自身的健康,而且二手烟暴露也会导致肺癌、冠心病、鼻窦癌等疾病,孕妇暴露于二手烟会导致婴儿出生体重降低、婴儿猝死综合征、早产、新生儿神经管畸形和唇腭裂。
 
     面对屡禁不止的烟草,各国纷纷成立相关组织,呼吁人们远离烟草。
 
     联合多学科、多部门控烟
 
     “在老一辈医学专家的推动下,中国控制吸烟协会于1990年正式成立。”中国控烟协会常务副会长许桂华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其目的是为广泛团结全国各级各地控烟组织、社会各阶层积极参与控烟干预活动,并促进政府控烟履约。”
 
     成立之初,协会定名为“中国吸烟与健康协会”。“很显然,‘吸烟’与‘健康’两个词是相互违背的,容易给人造成‘吸烟亦有健康的一面’的误会。”许桂华说。2004年,协会更名为“中国控制吸烟协会”。
 
     控制吸烟,控制烟草,看起来似乎只是医学范畴的内容,其实,其中的工作比人们想象中的更加复杂。“控烟工作是一个复杂的社会工程,涉及到多部门、多学科。比如医学、法律、经济、社会等诸多方面,因此控烟协会从成立开始就组成了由医学、法律、经济、社会等方面专家组成的专家委员会。在控烟工作中面临不同方面问题时,不同学科的专家进行不同方面的研究和参与。协会也会邀请相关的专家提供技术支持。”许桂华说。
 
     中国控烟协会不仅融合了多领域专家加入控烟行列,更邀请了演艺界的明星担任形象大使或者副会长。“这主要是考虑到名人效应,并利用他们在社会上的影响力,扩大宣传效果,增加舆论氛围。推动社会各界加快控烟步伐。如邀请冯远征、牛莉等电影明星做控烟大使,主要是希望他们拍摄无烟电影并带动影视界,净化荧屏形象,减少对青少年的影响。”许桂华表示。而且,中国控烟协会还邀请姚明等受青少年喜爱的体育明星,利用他们的影响力让青少年远离烟草。“让孩子们成为‘不吸烟,我健康,我时尚’的新一代。”
 
     控烟不应只是说说而已
 
     自成立之日起,中国控烟协会就一直与烟草作斗争。1997年我国成功举办了第十届世界烟草与健康大会,114个国家和地区的1800多名代表参加了大会。2001年,中国控烟协会协同中国医院协会在全国开展创建“无烟医院”活动,倡导医生做控烟表率,医院创无烟环境,这一活动影响至今。
 
     2012年6月5日,中国控烟协会曾建议中国绿化基金会,撤销对中国烟草总公司颁发的“2011生态中国贡献奖”,原因是这有违世界公认的烟草业损害人类健康和破坏环境的事实,也违背了全国人大批准于2006年1月9日起在我国生效的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宗旨。因为种植烟草所需磷肥是咖啡豆的5.8倍、玉米的7.6倍、木薯的36倍,过多地使用化肥使土壤板结,破坏了土地的自然资源系统。烟草这一行业有违“生态”二字。
 
     尽管最终申诉并没有得到基金会的支持,奖项依然颁发给了中国烟草总公司,但中国控烟协会的做法,让更多人了解到烟草行业巨大利益背后的生态威胁。
 
     “协会的工作主要是发挥社会各界和各阶层的民间力量,促进政府控烟履约;进行控烟干预活动;收集国内外控烟信息,研究控烟动向、学术研讨、提供控烟服务,进行控烟交流;加强与全国各级地方和国外控烟组织的合作与交流;促进新闻媒体广泛宣传烟草危害,报道控烟行动;开展吸烟与健康社会调查及科学研究工作等。”许桂华说,“今年的主要任务是推进政府颁发公共场所禁烟条例。”
 
     8月25日,首次有代表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用了近20年的《广告法》。修订草案提出,明星代言产品须先使用。禁止设置户外烟草广告。媒介、室内烟草广告的禁止范围有所扩大。但是,草案将烟草广告的批准权由省下放至县,这也引起控烟人士极大担忧。众多控烟专家于近期向广告法修订草案建言,希望草案能广泛禁止所有的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
 
     9月12日,北京公益性科研机构“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举行信息交流会,呼吁广告法修订草案禁止所有的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会上,中国控制吸烟协会副会长杨功焕发言称,她希望新的广告法能够明确禁止“所有的”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她认为,新的广告法不能留有“经批准”可以设置某些烟草广告的规定,且不应把烟草广告与酒类广告相提并论。杨功焕说,烟草赞助和促销本质上也是一种变相的广告形式,对于烟草广告,只有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规定“广泛禁止所有的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才能有效地保护公众远离烟草,维护健康。目前,该草案正在中国人大网征求公众的意见。
 
     科普不缺席
 
     除了在国家政策层面进行建言献策,中国控烟协会也并没有忘记面对群众的科普工作。“现在,协会开通了网站,并创办了《中国吸烟与健康通讯》,成为全国控烟界提供控烟信息交流的平台。”许桂华说。同时,中国控烟协会针对社会上对烟草危害和戒烟的误解编印了《烟草危害:科学与谬误》图册,让公众加深对烟草危害的认识和纠正误解。
 
     今年1月21日至4月30日,中国控烟协会进行了为期100天的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监测以及烟草广告“随手拍”征集活动,通过互联网搜索引擎共监测到烟草企业各项广告赞助活动77起,让不少人利用智能终端设备,在闲暇时就参与了控烟活动。“协会还为孕产妇开展无烟家庭活动,编写了《无烟家庭指南》。为了在公众场所中创造无烟环境,协会印制了有形象大使的海报,免费发放、各地张贴。”许桂华说。
 
     “控烟是个世界难题,全世界的控烟行动都面临烟草利益集团的挑战。”许桂华曾对媒体表示,“中国更是如此,去年烟草行业给国家上缴税费五千多亿元,同比增长了26.2%。”但她同时表示,由于媒体、专家、社会名人、政协委员、人大代表的不懈努力,控烟工作也取得一些进展。“未来,中国控烟还需要全社会更多人的参与和支持。”

中国控制吸烟协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40962号 Copyright © 1992-2011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慧东里16号楼906  电话:64892695  传真:64983805 邮箱:catc@catcprc.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