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科学日报报道,当涉及测量青少年吸烟趋势时,大多数公共健康机构过度依赖于每月香烟使用报告,但一项最新数据显示,这样的统计数据过于宽泛以至于很难得出目前行为习惯和历史改变的结论。这一常被用于描述高中生香烟使用的数值是建立在调查过去30天内吸烟行为的问卷上。

     尽管对这一问题的回答暗示了从1975年至2013年每月吸烟量降低了29%,但由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公共卫生与医疗学院(SPHHP)的研究人员进行的一项最新研究将这些数据称为吸烟频率和强度“粗糙且日益改变的指标”。

     电子水烟

     这一数值并没有描述调查者在这个月的吸烟次数、每次吸烟的数量等等。此外它也没有解释新型尼古丁的使用,例如名为“vaping”的电子水烟。“我们需要有关吸烟强度的信息以评估健康风险,”研究合作作者林恩·科兹罗夫斯基(Lynn Kozlowski)博士这样说道。“因为相比适度吸烟,重度吸烟会引起更多疾病和死亡。此外,非每日吸烟者往往体现了致癌物的暴露水平较低,这意味着他们很可能会戒烟。”

     这项研究被发表在10月的期刊《预防医学报告》上,它呼吁对现有数据进行更深度的分析,以提供青少年吸烟更全面更精确的趋势数据,以及对电子烟和其它电子水烟趋势和实践。

     这项研究是由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社区健康和健康行为学院的教授科兹罗夫斯基教授和该学院院长加里·吉奥维诺(Gary Giovino)教授合作进行的。他们的目标是评估在过去的35年间,高中生每月吸烟量的变化与每日吸烟的变化以及重度吸烟之间的相关性。

     为了实现这一目的,研究人员分析了从1973年至2013年未来监测项目(Monitoring the Future project)的结果,这项由美国密西根大学研究人员持续进行的研究调查了从高中到大学以及成年早期美国年轻人的行为、态度和价值观。尽管公共健康机构常常使用较为宽泛的每月数据——也就是科兹罗夫斯基所谓的“迟钝的工具”——测量青少年吸烟,未来监测项目的确收集到每日香烟使用的细节数据,他认为这些数据应该被多使用在其它研究里。

     “我们的发现源于对数据更深层次的分析,这是个好消息,” 科兹罗夫斯基说道。“它对于烟草研究和监测相关趋势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我们发现目前吸烟的强度并没有加重,恰恰相反,它显示出一定的减轻趋势,这对于烟草监视和研究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尤其是考虑到它涉及到日益增加的戒烟的可能性,吸烟的健康效应,以及与测量所有烟草和尼古丁产品使用的相似和相互影响的问题,这一情况尤为如此。”

     这项研究还总结称每月吸烟量本身的变化不足以测量每日吸烟和重度吸烟模式是如何发生改变的。研究人员的分析表明在1975年和2013年之间,每天吸烟超过十根的月吸烟者数量减少了57%,而那些自称为日吸烟者的烟民每日吸烟超过十根的可能性降低了40%。

     除了香烟使用,科兹罗夫斯基和吉奥维诺还提倡报告使用所有的烟草/尼古丁产品,包括电子水烟产品。此外他们还强调不应该对这些数据只进行简单的分析,还应该包含重度使用程度的数据。


中国控制吸烟协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40962号 Copyright © 1992-2011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慧东里16号楼906  电话:64892695  传真:64983805 邮箱:catc@catcprc.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