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来一支”
     “不了领导,刚戒”
     “戒什么呀。我这是好烟,不抽?”
     “那好吧……来一支!”

     办公室小王酝酿两个月的戒烟行动就这样终止。他苦笑着说:“领导递烟是看得起你,能不接?”记者走访中发现,“领导带头”成为禁烟难的拦路石。

     在今年省两会上,省政协委员张湘燕一针见血地指出:“控烟要先从党政领导干部先做起,肯定错不了。”为此,她提交了《严格控烟禁烟共建“清新贵州”》的提案,希望控烟令得到强力贯彻,从根源上治好社会的“呼吸病”。

     年轻抽烟扮时髦老来患癌全家忧

     贵州省人民医院副院长张湘燕从医30年,有一种年轻时没有的体会:花钱买不到健康。

     谋害健康的杀手,吸烟排名头号。

     据统计,全世界前8位健康疾病方面的死因,有6种与吸烟有关,包括缺血性心脏病、脑血管疾病、下呼吸道感染、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结核以及气管、支气管、肺部癌症。全球每年归因于烟草的死亡人数高达600万,占总死亡人数的1/10。吸烟者的平均寿命要比不吸烟者缩短10年。

     “一些患者,年轻时吸烟扮时髦,老了检查出肺癌。”张湘燕经常看到检查结果时,恐惧挂在一家人脸上。再加上在医院各种排队的烦躁,病人和家属都是疲惫不堪。

     在省肿瘤医院,一年接诊的500例左右的肺癌患者中,部分人有常年吸烟史。“有些人每天吸20支左右,二三十年过去,吸烟就成为诱发肺癌的一项因素。”该院胸部肿瘤科副主任欧阳伟炜说,男性和女性在肺癌方面,死亡率相差不大,但是发病率却比较明显,是2点几比1。这可能就和女性吸烟少有一定关系。

     翻阅着收集到的“一箩筐”因吸烟而节节攀升的疾病数据,张湘燕很着急。

     控烟由领导带头做起比专家说一百句管用

     去年年底,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公务活动参加人员不得吸烟、敬烟、劝烟”的规定让张湘燕眼前一亮,“从领导干部做起,也许还真能把烟控住。由他们带头,比专家说劝一百句都有用。”

     张相燕说,以前国家也出台过不少控烟、禁烟规定,但这些规定大多属于倡议性质,效果并不理想,在公共场所吸烟的现象仍较普遍,特别是少数领导干部在公共场所吸烟,不仅危害公共环境和公众健康,而且损害形象,造成不良影响。

     她认为,基于这样的背景,这次中央对领导干部下达“禁烟令”,目的就是要通过领导干部带头,带动全民禁烟,彻底根除吸烟陋习,保障人民身体健康,这无疑是抓住了公共场所禁止吸烟的“牛鼻子”。

     可喜的是,中央出台禁烟令之后,省政府办公厅在第一时间也发出了贵州版的“禁烟令”,规定除张贴禁烟标志的公共场所,有职工不吸烟的多人办公室也为禁烟区域;办公厅行政处对用公款支付烟草消费的凭证一律不予报销;处级以上干部应主动接受群众监督等。

     贵州成为全国较早发布具体禁烟要求的省区,张相燕期待看变化。

     卫生部门调查贵阳市控烟情况公交车做得好办公室欠佳

     贵阳市疾控中心副主任熊模平是一位控烟专家。他告诉记者,卫生部门曾经暗访过贵阳市的公共场所控烟情况,发现控烟做得比较好的是公交车和医院。

     “公交车因为环境小,上车后吸烟,烟头容易伤着别人。再加上司机劝阻,所以这块控烟工作做得不错。医院做得也比较好,毕竟是医疗环境,换位思考,很多烟民愿意忍住。”

     但暗访饭店及办公区域控烟情况就不容乐观。“尤其是办公区,烟头、烟灰缸随处可见。”他认为,要想改善这种局面,中央刚刚出台的“领导禁烟令”是最有效措施。

     领导不吸烟,“控烟”效果就不错

     “现在我们局里开会,会议室里不吸烟。主任带头不吸,下面的人也不好意思抽。”贵阳市一家事业单位的吴先生告诉记者。

     主任原本是个老烟民,30多年来烟不离手,一天要抽一包半。不过,自从贵州省前不久出台“禁烟令”后,单位上的工作人员就没见过他在办公室抽烟。从那时起,包括几位副职领导“都没见他们抽烟了”,单位里的其他烟民自然收敛很多。

     记者不完全调查发现,贵州省卫生厅、贵州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贵阳市疾控中心等单位,因为见不到“一把手抽烟”也出现了良好的控烟局面。

     不过,对于有烟瘾的人来说,领导不吸烟只能做到控烟,戒烟对于个体来说就要难上许多。


中国控制吸烟协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40962号 Copyright © 1992-2011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慧东里16号楼906  电话:64892695  传真:64983805 邮箱:catc@catcprc.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