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份,国航CA106航班副驾驶在机舱吸电子烟事件引起了一波舆论热潮。 然而许多人依旧不了解电子烟。 

某实体店进口电子烟油中文标签。 澎湃新闻实习生 王安琪 图

    以“戒烟”名义杀入市场的电子烟,成为传统香烟的“新奇”替代品,其“戒烟”效果却并未真正显现。 
    目前,电子烟基本处在管控的盲区,我国在烟草管控、医疗卫生和生产经营方面,都没有相关的安全标准规定。 
    当前,由于未被纳入烟草制品目录,电子烟仍在国内市场以“戒烟”名义大行其道,但多名控烟专家已发声:电子烟是一种烟草衍生品,也会产生二手烟,不建议将电子烟视为戒烟工具。 
    北京市控制吸烟协会会长张建枢介绍,“随着电子烟使用越来越频繁,国内也注意到电子烟的问题。目前正在呼吁有关方面尽快地拿出一个电子烟的标准化和管控范围的规定,让其像烟草一样在公共场合被禁止”。 
     电子烟流行于年轻人群体 
    好奇尝鲜、戒烟,是当下许多吸烟者选择电子烟的原因。电子烟“口味清新”“造型酷炫”“科技感十足”,加上商家宣传的戒烟功能和健康安全性,都足以诱惑部分烟民抛弃传统纸卷烟,投向“高科技”电子烟的怀抱。 
    电子烟的烟杆,基本是金属机身,形状各异,做工精美,“玩电子烟”的年轻人追求烟雾和吸烟的吞吐感,他们聚集在店里花式吐烟圈儿,也喜欢电子烟把玩在手中的机械感。 
    在北京某购物广场地下一层电子烟实体店,一位正在选购产品的30岁男士向澎湃新闻说明了他选择电子烟的理由。“抽烟10多年了,抽这个(电子烟),对身体也健康点儿,卷烟它毕竟含尼古丁,我也想活久一点儿嘛。” 
    这名男士表示,自己平时工作应酬难免需要抽烟,电子烟是一个既能“戒烟”又能避免交际尴尬的方式。 
    而更多一些人,特别是年轻人,则是出于好奇,尝试了电子烟。 

网店上电子烟油天然无害的广告。 网络截图

    电子烟实体店店主小刚(化名)告诉澎湃新闻,自己是通过网络知道有这个“新玩意儿”,尝试后感觉“比卷烟抽起来舒服”,开始做起卖电子烟的生意。 
    小刚今年21岁,他的大多数顾客年龄在18-27岁。“中老年消费者‘玩不惯’小烟雾。”小刚说。 
    “戒烟”也是电子烟的一个“名片”。一名烟民直截了当地告诉的澎湃新闻,选购电子烟的目的就是为了戒烟,“卷烟不抽了,这个(电子烟)味道还可以”。 
    另一位电子烟店店主美琪(化名)告诉记者,电子烟不能保证100%戒烟,但能保证少抽。她以自己为例说明,以前每天抽一包烟,但现在每天是两到三根电子烟,已经完全替代了卷烟。 
    然而,首都医科大学的崔小波教授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电子烟并非不含尼古丁,只要对尼古丁的依赖不切断,成瘾问题就很难解决,如果单纯依靠电子烟来帮助戒烟,成功的概率并不大。 
    “电子烟被称为新型烟草,是在吸烟者不改变吸烟行为的情况下,满足尼古丁代谢的一种给药方法。”崔小波还透露,研究发现,吸电子烟的年轻人,迟早会走上吸卷烟的道路。 
    当前市面上销售的电子烟“三件套”为烟杆、雾化器、烟油。雾化器控制烟雾的大小,但最影响电子烟吸食体验的,就是烟油。烟油决定了电子烟的味道。 
    澎湃新闻走访获悉,目前国内不少年轻人热衷购买日本、美国等地的“进口烟油”,价格不菲。 
    澎湃新闻记者在一瓶进口烟油的中文标签上看到,其成分一栏仅写出尼古丁、丙二醇、甘油和食用香精四样,标签上有入关的海关编码,该瓶烟油产地为美国。据了解,美国是市面上大多数“进口烟油”的“原产地”。 
    前述的一家电子烟实体店主透露,市面上所谓的“进口烟油”,实际上都是原料国外进口,在深圳灌装,再发向全国各地的经销商。 
    一位电子烟经营者,同时运营电子烟论坛的业内人士说,目前市面上的烟油“进口的很多品质没有出口的好,假进口的占了9成”。 
    北京市控制吸烟协会会长张建枢接受澎湃新闻采访表示,烟油是烟草经过提取,然后将尼古丁,丙二醇,甘油,香料混合成的有机物,它实际上跟烟草的危害一样。电子烟中的焦油、一氧化碳等有害成分虽然减少了,但是尼古丁也照样是有害的,呼出来的气体,与二手烟同等危害。 
    研究资料显示,目前关于电子烟的临床前毒理学评价研究还比较少,尚无对人体的健康风险评估。 
     专家呼吁尽快将电子烟纳入烟草制品管控 
    “身份不明”的电子烟目前仍在不少公共场所出现,进入未成年人消费范围,而目前我国电子烟管控还处于起步阶段,不少业内人士向澎  湃新闻称,当前亟待解决的是要将电子烟纳入烟草制品,建立起管控的体系。 
    记者从部分店主处了解到,开一家电子烟实体店不是难事。和开普通公司一样,走完工商的流程,经营的产品范围写的也是“科技产品”或者“电子产品”等,总之和“烟草产品”完全不沾边。 
    此外,电子烟未在公共场合被明令禁止,原因便是它未被归为烟草制品。 
    北京和上海是国内率先实行100%室内公共场合全面禁烟的城市。但禁令针对的是点燃的卷烟,电子烟则不在“控烟令”管控之列。目前,国内还尚未有城市明令禁止室内公共场合抽电子烟。 
    张建枢表示,“过去制定的地方性控烟条例里,对电子烟没有明确的限制,现在公共场合并未禁止吸电子烟的问题,也引起了控烟界的重视”。他认为,电子烟管控应等同列入对烟草的控制。 
    张建枢还说,“随着电子烟使用越来越频繁,国内也注意到电子烟的问题。目前也正在呼吁有关方面尽快地拿出一个电子烟的标准化和管控范围的规定,让其像烟草一样在公共场合被禁止”。 
    不过,国内也有一些城市正在积极采取管控电子烟的行动。 
    据钱江晚报报道,2018年4月27日,杭州市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审议了《关于修改〈杭州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的决定(草案)》,其中第二十六条明确将吸入、呼出有害电子烟雾气纳入“吸烟”行为。 
    此外,6月19日,香港特区立法会卫生事务委员会通过了“尽快全面禁售电子烟及其他等烟草产品”的动议。当日,香港医学专科学院、香港大学医学院、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及医学会还举行了联合记者会,要求全面禁止电子烟及新烟草产品。 
    据报道,香港大学医学院院长梁卓伟表示,医生对防护公众健康没有妥协余地,他批评烟草商声称“电子烟的危害低于传统卷烟”是狡辩,也没有实证证明电子烟可以作为戒烟中期的替代品。

中国控制吸烟协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40962号 Copyright © 1992-2011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慧东里16号楼906  电话:64893905  传真:64983805 邮箱:catc@catcprc.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