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六家医院创建“无烟医院”,实行“一票否决”
■医院露天花园树下划为吸烟区,下大雨烟民叫苦

    1260名接受调查的医务人员中,29.9%吸烟,男性医务人员吸烟率更是高达44.6%。

    为实现全球《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11年“防止在室内工作场所、公共交通工具、室内公共场所等接触烟草烟雾”的目标,中国控烟协会和中国医院协会联合举办“全球健康合作伙伴创建无烟医院项目”,广东有六家医院加入其中,分别是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广东省人民医院、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广州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和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

    广东六家医院均成立了控烟工作领导小组,医务人员带头戒烟,禁止医务人员、病人及探视人员在室内工作场所、室内公共场所吸烟,只设少数室外吸烟区,院内无香烟及烟具出售;同时劝诫病人戒烟,提供戒烟服务,开设戒烟门诊。

吸烟者呼吸道像光秃秃草地

    “吸烟绝对有害健康!”广东省人民医院副院长、广东省肿瘤防治中心主任吴一龙指出:“在19世纪吸烟盛行前,肺癌是一种罕见的疾病,现在却逐渐成为一场降临于全人类的灾难,香烟中的毒性化学物质是绝大多数肺癌的罪魁祸首!”

    2000年-2005年,中国的肺癌发病人数增加了12万,其中男性患者从26万上升到33万,增加了27%;女性患者从12万增加到17万,增加了42%。

    吴一龙介绍:“肺的各个部位都可不同程度地受到烟草中有害物质的影响,大部分肺癌与长期吸烟密不可分。呼吸道表面的纤毛能帮助人体将来自气体中的异物排出体外,而香烟中的要害物质作用之一就是破坏呼吸道中的纤毛细胞,从而引起小气道及肺泡的破坏、融合,最终导致支气管炎和肺气肿。正常呼吸道的纤毛细胞,就像毛茸茸的青草地一样,而重度吸烟者的呼吸道就像被烧光的草地一样光秃秃的。”

    吸烟不仅导致肺癌,还增加很多器官患恶性肿瘤的风险,心脑血管病、呼吸道疾病等也与吸烟相关。

医生54%烟草来自别人送烟

    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副院长、内科主任医师王景峰介绍,医务人员吸烟状况总体比普通群众好,但由于这个人群本身肩负传播健康的使命,应该带头戒烟。针对1260名被调查者的医务人员显示—— 吸烟率:吸烟者375人,吸烟率为29.85%,男性吸烟率为44.6%,女 性吸烟率为2.7%。 

    吸烟与职称的关系:吸烟率在初级职称人员中为11.9%,中级职称为50.3%,高级职称为37.5%。 

    吸烟原因:61.6%的吸烟者认为是社会交往的需要,57.6%是缓解高度紧张的情绪,48.8%是消磨时间,16.8%是受传统影响,10%是因别人送烟而吸。

    烟的来源:46%是自己买,54%是别人送烟、敬烟。

    是否在病人面前吸烟:375名吸烟者中,80.5%在病人面前吸过烟。其中,60.1%的人认为在病人面前吸烟无所谓,20.4%认为在病人面前吸烟不好但还是吸了。

    是否劝病人勿吸烟:60%的人劝过病人不要吸烟,其中,吸烟者占1/3,不吸烟者占2/3。

控烟分数与科室月奖金挂钩

    在广东率先创建“无烟医院”的六家三甲医院,每天仅门诊部的人流量就达到4万人,根据人群吸烟率约40%—50%推算,每天到这些医院去看病、看病人的烟民超过两万,这两万人在医院室内全面禁止吸烟,只被允许在少数几个吸烟区吸烟。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广东的六家“无烟医院”都没有针对吸烟者的直接处罚措施,但对控烟得力的科室则设立奖励,或者把控烟成果纳入科室质量考核以及年终评奖中,实行“一票否决”。

    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设立“控烟奖”,在职本院职工每人每月50元,合同制(B、C)类每人每月25元。以科室为单位,凡有人在院区内吸烟者,全科控烟奖取消。对签署戒烟承诺书且2009年年底确实实现戒烟者,每人给予500元奖金。据悉,目前该院已经有一批吸烟几十年的老教授、博导积极响应,签名加入戒烟行动。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将控烟分数与科室质量控制评分挂钩,而后者又与当月全科奖金水平挂钩;此外,控烟失分的科室不能参与年终评先进。

病人希望医院设室内吸烟区

    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院长沈慧勇认为,医院作为防治疾病、挽救生命的机构,理应为患者提供清新洁净的良好环境;医务人员作为守护公众健康的卫士,理应自觉地远离烟草;医务人员本身做健康工作,理应把控制吸烟作为自己不可推卸的责任。

    一位吸烟35年的内科主任则表示,强制戒烟会影响到他们注意力的集中。“香烟中的尼古丁可促进人体去甲肾上腺素和多巴胺的释放,对生理和行为有负面也有正面的作用:它可以补充精力、集中注意力、促进手眼协调性;也会导致食欲下降、生理依赖和心理依赖等,一旦停止外源性尼古丁摄入,会产生各种不适应的戒断症状,期间可能会影响到工作表现。”

    一病人说,长期到老城区某三甲医院看病,他平时都自觉到走火梯里吸烟。最近发现不能在室内抽烟了,到处打听才找到“合法场所”———医院花园的一棵树上钉了一个牌:吸烟区。几位烟民围在那里刚点上烟,突然下起大雨……“医院能不能像机场和国外的公共场所一样,设立一些室内的吸烟区?”这位病人说。“无烟医院”妇产科一医生烟民大吐苦水 

戒烟写病历大脑常空白 

    本月开始,有18年烟龄的王医生所在的医院创建“无烟医院”,并于今年年底接受中国控烟协会的验收。因为医院一把手和领导班子成员大部分不抽烟 ,公共场所禁烟的措施很顺利地在医院里推行,医院不少科主任也纷纷加入戒烟行列,曾多次戒烟不成功的王医生为此有点苦恼。

    王医生是医院妇产科的“三剑客” (三名吸烟男医生)之一,他说,妇产科医生开始吸烟的理由,是为了在这个“阴盛阳衰”的环境保持“男性特征”,他与科室另外两位男医生一直引用一个“谬论”:“吸烟可以防止女性化。” 

    吸烟十几年后,已经成为一种依赖,现医院虽然没有强制医务人员戒烟,但由于所有有顶盖的公共场所都禁烟,对他这种烟民设置了不少障碍。“我也理解全社会日后发展趋势都是这样:给吸烟者制造不便,引导他们戒烟,向青少年宣传不要吸第一支。但是我已经吸了18年怎么办?突然戒掉可能会影响医疗工作!”王医生说,很多复杂的妇科手术经常一做就是几小时,一天做几台手术也是常有的事,在这样高强度的工作下,吸上一根烟提提神,放松紧绷的神经成为一种病态的生理依赖。以前在接手术中间,经常要到手术室外吸烟,现在不让在室内吸了,要跑到医院花园里去,来回折腾。

    王医生说,产科工作强度大,有时一个晚上同时有几名待产孕妇,有一点风吹草动就叫值班医生,整夜都处在高度紧张的状态,一到下半夜和清晨就顶不住了,要赶写病历和交班的汇报资料,全靠香烟撑着。以前都在办公室一边吸烟一边写病历,现在不给在办公室吸烟,经常写病历写几行字脑袋就“卡壳”,一片空白。 

热点评论
医院烟毒亟待肃清
 

    人类如果都能够以理性判断为准则,那么医生———专门治病的白衣天使,是无论如何不能摇身一变成致病的香烟“杀手”的。可惜,仍然有至少近1/3医护人员站到了烟民队伍里,他们的吸烟行为及带来的示范效应,让其救死扶伤的努力大打折扣。

    既然人类有非理性的毛病,只是摆事实、讲道理,看来无济于事,更有效的恐怕还是强制。

    如果辣椒发烧友非要强迫不吃辣的朋友分享指天椒,肯定会被视为冒犯;而在公共场所肆无忌惮的烟民在强迫旁人吸入尼古丁时,似乎丝毫不觉得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的倒是健康遭到凌虐的被动吸烟者,一般都碍于面子,不敢站出来说半个“不”字。

    至于医护人员呢,这个人群本身肩负传播健康的使命,更应该带头戒烟。广东的六家“无烟医院”设立控烟奖励、把控烟成果纳入年终考评“一票否决”———有益于健康,有利于工作,早该施行。

    但医护人员也是人,戒起烟来丝毫不容易:工作压力大呀,所以抽烟;为了不让戒断症状影响工作呀,所以还得继续吸点……谁压力不大呢?谁戒烟伊始不影响表现呢?放之各行各业而皆准,无数次禁烟努力就是这样流产的。

    这么叫苦连天,倒是凸现医院烟毒亟待肃清。禁令当然不可开闸,但也要准备迎接“戒断症状影响工作表现”的局面,帮助他们顺利脱离烟海。至于烟民的权利嘛———你当然有不选择健康的权利,但却没有选择损害他人健康的权利。

来源:羊城晚报


中国控制吸烟协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40962号 Copyright © 1992-2011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慧东里16号楼906  电话:64892695  传真:64983805 邮箱:catc@catcprc.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