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三十三次会议表决通过关于修改《上海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的决定,修改后的上海控烟条例规定“室内公共场所、室内工作场所、公共交通工具内禁止吸烟”,并且进一步扩大了室外公共场所禁烟的范围,确保社会公众免受“二手烟”的危害。目前,我国已经有18个城市出台了控烟法规,而国家级的控烟立法也正在紧锣密鼓的推进中。“控烟最后一公里”的全国控烟立法如何推动?

  修改后的《上海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决定,新规将于明年3月1号起正式实施,从过去餐厅、宾馆、娱乐等场所允许设吸烟区转变为“室内全面禁烟”,是此次新规最大的变化,这也被市民简单地概括成“有顶有盖”的地方不能吸烟,违者将被处以个人最高200元。上海市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丁伟说,通过调研,法工委了解到,实践中的确存在一些因生产特殊、生产性质或者特殊工种需要设置室内吸烟室,或者封闭吸烟室,为此参照了国内外有关控烟立法,从行政管理的实际出发,特殊情况需要室内吸烟室的具体要求可以由政府行政主管部门做出规定。

  著名心血管专家、中国控烟协会会长胡大一对这一条款表示担忧,他指出:“这里的‘特殊情况’概念表述不清,担心会扩大执行范围。”在他看来,站到保护公众健康的立场,没有任何“特殊情况”和“特殊理由”是允许例外的。

  北京首都医科大学公共卫生教授崔小波曾经做过一个实验,一个35平方米的房间,如果有三个人吸烟,PM2.5的数值可以达到1700以上,达到最严重雾霾天气的数值三倍以上。崔小波教授说,设立室内吸烟区,对保护不吸烟者来说,没有任何意义。空气中的烟草烟雾是会飘逸的,设置吸烟区,这边不让吸烟,那边不让吸烟,烟是可以飘到这边的。这个政策就像游泳池,中间画一道,这边可以小便,那边不可以,最后一池子水都带小便了,它会均匀分布在每个地方。

  上海控烟修法中除了“室内全禁”外,部分室外的公共区域也将禁烟。包括幼儿园、中小学校、少年宫、青少年活动中心、教育培训机构以及儿童福利院等以未成年人为主要活动人群的公共场所,和体育场馆、演出场所的观众坐席和比赛、演出区域;以及对社会开放的文物保护单位和人群聚集的公共交通工具等候区域等。

  目前,我国已经有18个城市出台了控烟法规,北京实施室内全面禁烟一年多来,餐厅、写字楼、医院、车站、出租车等公共场所,吸烟违法行为的发现率从一年前的23.1%下降至目前的6.7%,控烟效果明显。北京卫生监督所副所长王本进表示:如果达不到100%全面禁烟,设立五花八门的吸烟区,将使执法难上加难,增加执法成本。

  现在,国家级的控烟立法也正在紧锣密鼓的推进中。2014年底,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公布《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按照这一草案,我国室内公共场所将全面禁止吸烟,这也是我国首次制定全国层面的控烟行政法规。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处高级顾问潘洁兰女士认为,北京的经验表明全面禁烟是可以实现的,出台一部严格的全国无烟立法时机已经成熟。 “北京的控烟条例表明,一部符合世界卫生组织控烟公约的法律有利于人民健康。符合公约的控烟法非常重要,一个是中国的国际立场,有遵守公约的法律义务,第二是,国际经验表明任何并非100%控烟的立法,都没办法发挥作用。”

  控烟人士还认为,如果国家立法做不到100%全面无烟立法,将使已经立法的城市面临上位法与下位法冲突的尴尬处境,重挫北京、深圳、上海等城市多年的控烟努力,也会阻碍其他城市严格无烟立法。我国是世界最大的烟草制品生产国和消费国。有7亿多人经常暴露于二手烟中,二手烟每年造成约10万人死亡。我国能否出台严格的室内无烟立法,顺利完成“控烟最后一公里”将拭目以待。


中国控制吸烟协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40962号 Copyright © 1992-2011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慧东里16号楼906  电话:64892695  传真:64983805 邮箱:catc@catcprc.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