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影视剧中常常会出现这样一幕:村头老槐树下,德高望重的老村长盘坐在地,端着长长的烟袋锅,时不时猛吸一口。在云雾缭绕间老村长运筹帷幄,将村里的大事小情一一化解……这样的村干部形象很平易近人,但随着时代发展,这种“手不离烟”的习惯已与当下文明新农村的建设要求截然不符。这不,金普新区三十里堡街道老爷庙社区近几年来就一直向吸烟“宣战”。如今的老爷庙,在社区干部带头示范之下,戒烟变成了不成文的约定,在居民之间口口相传、渐成风气。



“烟雾缭绕”成了阻碍社区和老百姓的鸿沟

       说起老爷庙的戒烟历史,要从2015年社区两委换届开始,当时初任社区主任的林伟想做点事给老爷庙村带来新气象,树立新风气,于是想到了戒烟。“过去一开会,会议室内摆满了烟灰缸,扔满了不计其数的烟头,室内的墙壁被烟熏得土黄土黄,特别呛人。”林伟说,村民来办事,还没走近,便被浓烈的烟味给呛出去了,“云雾缭绕”成了阻碍社区和老百姓之间一道鸿沟。

       林伟最初提出戒烟,遭到了很多质疑。有村干部说:“和老百姓打交道,相互发根烟是很好的交流方式。”但林伟却坚持自己的看法,“吸烟不但有害自身健康,还会影响环境、影响他人。如今在中国戒烟的浪潮正一浪高过一浪,各地的禁烟令都号称史上最严,北京、上海的‘天花板下不吸烟’都成了法定规范,全面禁烟为时不远,不如现在就从我身边做起。”



社区干部率先打造“戒烟圈”

       坚定了在社区提倡戒烟的想法后,林伟先从自身做起。作为一位有20多年烟龄的烟民,林伟将最初戒烟的感觉形容为“抓心挠肝”。“我听说东升社区有一位李书记,以前爱酒如命,做了社区书记后,硬生生把酒戒了。”于是,林伟找到了这个近在身边的榜样,“我经常和李书记坐到一起,求证过他的经历,学了些方法。”

       取经归来,林伟更加坚定了戒烟的信念,他不但把家和单位的打火机、香烟清理干净,就连在社区居民结婚、乔迁等需要抽烟应酬、无法推拒的场合,林伟也想好了“策略”:“只是让对方把烟点上,我在嘴里象征性地吸一下,然后再把烟掐灭。”自己基本实现戒烟之后,林伟开始建议和劝告其他社区干部一起戒烟,先从根上消除办公场所的“烟患”。渐渐的,社区办公室里的烟灰缸消失了,办公区域里也没有了烟头……



老烟枪给力拥护 戒烟渐成风气

       说到老爷庙的戒烟,不得不说社区的几位老辈居民做了好表率。杨运河曾是老爷庙的老干部,也是老爷庙村有名的“老烟枪”。今年78岁的杨运河烟龄长达半个多世纪,抽烟抽最凶时,“一天至少两盒,经常三盒,偶尔四盒。”杨运河的戒烟,源于一次“攀比”。原来在几年前,杨运河的一位老哥们成功戒烟,并说了戒烟后的一些亲身体验。杨运河一看,“他能戒烟!那我也行!”。度过了那个难熬的阶段之后,杨运河现在反倒闻不得烟味,闻了就犯恶心。

       戒烟后,杨运河的身体是越发的棒了,“身体轻快,也不咳嗽咯黄痰了。”听了社区里提倡戒烟,杨运河第一个表示支持,而且遇到抽烟的人就拿自己举例子,分享一些戒烟的好处和心得。

      “建设‘无烟文明社区’对老爷庙村而言,肯定是一个任重而道远的艰辛之路。”林伟说,目前社区已经有十多名干部、居民彻底告别香烟,这些人开了个好头,相信会有更多的社区居民受到鼓舞、心有触动,最终会放下手中的香烟。

中国控制吸烟协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40962号 Copyright © 1992-2011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慧东里16号楼906  电话:64892695  传真:64983805 邮箱:catc@catcprc.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