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由吸烟引起的种种严重病症,现在都不药而愈了;加上其他一些保健措施,我的身体比戒烟前健康多了
  要诀1:
  戒烟要有充分的理由
  我的理由有两条:
  一是事实的教训。我从1947年开始吸烟,到1998年,吸了半个多世纪。我很早就患上慢性支气管炎,而且病情一年比一年重,中间也曾戒过三次烟,都以失败告终了。就在上世纪末,我已古稀之年,五位“同一条烟壕里的烟友”,两三年间先后都患了肺癌,一一离我而去。他们都比我年轻,有的还未退休。而我呢,即使不得肺癌,估计肺气肿、肺心病也是在所难逃了。我想:吸烟是罪魁祸首,长寿的敌人,非戒掉不可。认识到戒烟的必要性,这时我的决心已下了一半。
  二是理论的点化。烟瘾是什么?它就是巴甫洛夫说的条件反射,它可以在外界某种刺激下逐步建立起来,也可以在这种条件消失以后逐渐消逝下去。这个观点否定了我原先“戒不掉”的种种借口。认识到了戒烟的可能性,我真的要下大决心戒烟了!
  要诀2:
  措施应坚决有力且切实可行
  我的戒烟措施有三项:
  一是倒行逆施,自倒“胃口”。抽烟的人有一种自发倾向——无限制地追求好烟。我则反其道而行之,专给自己买不符口味的烟抽,就是那种又冲又硬又苦又辣的晒烟型,使自己大倒胃口,对烟由爱恋变为反感。这一招还挺有效。
  二是先限后戒,以限求戒。追求真的不吸烟了那一天的到来——这是我的心愿,可五十多年的烟龄,想在一个晚上断掉,有些不切实际。但戒烟也总得给自己定个期限,否则,等于不戒。过去,我每天要吸一包半烟,于是我从“限”开始,分三步走:
  第一步,步子小点,务求成功。规定自己每天吸一包。我把20支烟分配在早晨、上午、晚上各几支,“计划供应”。不够怎么办?减少吸烟次数?不,烟瘾上来时非抽不可,但每支烟可以少吸几口,这是比较容易做到的。因此,有那么几支烟,肯定是抽半支就不得不掐掉了,以维持每天总支数还是30支。第一天、第二天都做到了。坚持了一个星期,实现了从多年来每天30支到每天20支的转变!这是很不小的胜利,初战告捷!
  第二步,扩大战果,勿使反复。我戒烟的信心倍增,于是,乘机再减为每日抽15支,也适当分配在早晨、上午、下午、晚上各几支,决不多给,逼得自己只好每次都只能吸半支,只是吸烟次数不减。因为前面已有吸半支的时候,所以以后每次都吸半支也不困难。困难的是每天减少吸烟次数,拉长时间间隔。但坚持了一周,就巩固住了。再往后,继续减为10支、8支、5支,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每天基本上保持在三五支的水平上。早饭前不抽了,白天、晚上三四支或四五支不等;每支烟分三四次抽,每次吸两三口就掐灭。实际上这时烟瘾已经很小了。既然如此,何不干脆一口不抽?可谈何容易啊!每隔一两个小时瘾头上来,还非得来几口才行。限烟是量变,可是,量变终究为后来的质变做好了准备。
  第三步,选择时机,断然戒绝。那是1999年新年已过、春节即将来临之时,亲友往来,难免要喝酒抽烟。可我顶住了烟瘾复发的危险!过了春节,时机已到,若再“限”下去,恐夜长梦多,于是当机立断,与五十多年的抽烟恶习彻底决裂,终于实现了戒烟行动质的飞跃!
  要诀3:
  要有巩固胜利的“狠”心
  巩固成果是戒烟成败的关键,决心戒烟的我对还想再抽烟的我,一定要“狠”!
  一狠,是从不再抽烟的那天清晨起,我把烟盒、烟具照常摆在写字台和茶几上,进进出出看着它们,但坚决不再去碰它们。我就是要跟自己较这个劲!直至7年后撰写此文的今天,我未曾再吸过一口烟。我戒烟真的成功了!
  二狠,是在停止抽烟以后的一段时间里,烟瘾不时发作。这时,我只用一句话问自己:“不抽会怎么样?”于是,自己就该干啥干啥去。如果有人递给我烟抽,我就毅然宣布:“谢谢!我已经戒烟了。”大约一个多月后,自己就一点儿烟瘾也没有了。

中国控制吸烟协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40962号 Copyright © 1992-2011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慧东里16号楼906  电话:64892695  传真:64983805 邮箱:catc@catcprc.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