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新民网编辑整理  众所周知,烟草危害是全球最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之一。目前,我国吸烟人群为3.5亿,居世界之首,另外约有7.4亿不吸烟人群被动遭受着二手烟的危害,每年因吸烟有关疾病所致的死亡人数超过100万。国家卫生部也于今年发出通知,要求医疗卫生机构医务人员加强控烟知识培训,提高戒烟服务能力,向患者提供必要简短戒烟服务,有条件的医疗机构应当开设戒烟门诊。但是,记者近日走访时发现,尽管省城基本上所有的三级医院以及部分二级医院都早已开设了戒烟门诊,但是前来就诊的患者人数少之又少,很多甚至成为了虚设的部门,其背后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尴尬:一周等不来一名患者

  从2008年山西省第一家戒烟门诊――太原市人民医院戒烟门诊开设以来,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太原市第二人民医院、市妇幼保健院等医院随后也相继开设了戒烟门诊。那么,这些戒烟门诊的接诊情况如何呢?就此,记者进行了走访调查。

  记者首先来到太原市人民医院,在询问戒烟门诊在哪里时,该医院一名年轻护士回答,她没有听说过有这个科室。随后记者联系到了该院健康教育科主任姚笑红,她告诉记者,戒烟门诊每周二、三、五开诊,但是接诊量不固定,有时全天不见一个患者,有时会有4―5个前来咨询,年接诊量大概也就在500人左右,目前的状况是咨询的人多,建档接受诊疗的人少。

  随后,记者来到了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的戒烟门诊。保健科王莉医生告诉记者,每周一戒烟门诊都会按时开诊,尽管医院戒烟门诊已经开了近4年时间了,但是前来就诊的患者却寥寥无几。“每次只来一两个病人,很多患者甚至不知道有这样一个门诊,更有甚者以为戒烟门诊就是医院的吸烟处。”

  在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记者以吸烟者的身份咨询了呼吸科人员,当班医生李军告诉记者,目前戒烟门诊的接诊情况不是很理想,就诊的患者很少,有时候一周都等不来一名患者。记者提出想借用药物治疗时,李军医生告诉记者目前医院已经停售了戒烟的主要药物“畅沛”。为什么戒烟门诊会遭遇如此冷落呢?

  误解:错误观念导致戒烟被忽视

  目前在烟民中存在着一些错误观念,导致对戒烟的认识不足。譬如,有人认为吸烟是种习惯,无需当病来治;高科技“电子烟”能有效戒烟;通过服药戒烟副作用太大,不可尝试;“老烟民”突然停吸会致恶疾;别人抽烟不生病,我抽也无妨等等。“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嘛,反正每天吃完饭我就得来一支,半辈子就这个习惯,感觉吸烟问题不大,再说吸烟的习惯我已经改不了了。”今年74岁的郭大爷是一位老烟民,已经有近40年的烟龄。

  在某外企工作的曹风雨(化名)谈到,平时见客户忙于应酬,吸烟也是一种交际方式,戒烟有点不现实,“我吸的都是带过滤嘴的好烟,每包都在40元左右,它焦油含量少,我觉得对身体危害不大。”

  临汾市硅谷专科学校的学生小张也有近10年的烟龄了,他告诉记者,感觉吸烟时的动作很潇洒,而且吸烟导致肺癌也老年人的事情,现在还年轻不用太担心,等年龄大了再戒掉就没什么问题了。“现在每天的工作压力很大,每月的销售任务很繁重,我担心我戒烟后会变得烦躁或者消沉,这样会影响我的事业发展。”在省城做鲜花销售的王磊这样说道。

  不容否认,出于种种原因,我们身边的很多朋友、亲人和同事都在吸烟,除了个人原因对吸烟的错误认识之外,还有什么原因导致“烟民”队伍在逐渐庞大呢?

  阻力:“公共场所禁烟令”执行难

  近年来,为有效推动公共场所戒烟,山西省健康教育部门先后发起了“无烟出租车”等活动,并不断在各医院内增设“戒烟门诊”,截至目前,全省所有医疗机构、中小学校已经全部在创建无烟单位,在这些场所全面实行禁烟。太原火车站、汽车站等大型公共场所也加入禁烟的队伍,此外,一些大型超市和商场也已将禁烟纳入日常工作。

  但是,目前公共场所禁烟率仍然较低。据记者了解,目前饭店、网吧、酒吧等娱乐类场所控烟情况仍然不容乐观。记者走访太原市、临汾市和晋中市后发现,大多数饭店和酒吧并没有张贴“禁止吸烟”的标示,网吧、台球厅等娱乐场所仅仅有标识,但很少有服务员制止吸烟者。“不让吸烟太影响生意了,因为别家饭店可以吸烟,我这里禁烟的话,客人就不来了。”太原市南海街某餐馆前台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禁烟是件好事,可是想做到公共场所全面禁烟的话,需要所有饭店同时进行,否则禁烟的饭店总会被未禁烟的饭店影响生意。

  记者在山西师范大学附近的某网吧看到,正在上网的29人中,有8人在吸烟。记者询问网管“上网时可否吸烟?”网管回答说“随便”。

  “禁烟工作对于更多的公共场所来说,我们只能期待对方配合一同倡导禁烟,从目前情况看难度很大,这不但要提高全民的素质,更重要的是得让老百姓真切地了解吸烟的危害,让大家自觉遵守禁烟的规定。”王莉医生说。

  建议:入医保可降低治疗费用

  除了观念问题导致戒烟难外,昂贵的药费也让很多患者对之望而却步,这也是导致“戒烟门诊”形同虚设的原因之一。“我算了一笔账,药物戒烟需要1―2个疗程,1个疗程需要两三千元,花这钱还很有可能治不好病,还不如不治。”太原市民李先生告诉记者。

  另一位市民牛伟告诉记者,他曾经咨询过戒烟门诊所需费用,他目前每月的收入为1800元,面对两三千元的治疗费用,感觉有些力不从心。“如果能用医保卡就好了,没办法现在只能靠意志力戒烟,但是效果不大,如果有一天戒烟治疗可以用医保卡了,那我得赶头一拨儿。”

  记者在各大医院了解到,在戒烟门诊如果采取药物治疗,常用的药物为一种名为“畅沛”的进口药物,价格并不便宜,每盒大概200多块钱,一个疗程吃下来大约要花掉两三千元。“目前常见的戒烟方法(非心理疗法)主要是使用尼古丁替代药物,目前给病人用的药物以外资公司的产品为主,很少食用国产药品,但是这些药品却进不了医保,让不少患者感觉负担不小。”王莉医生告诉记者。“一般情况,戒烟者接受3个月的正规治疗后都能戒掉,价格是2100元。但这个药不在医保范围内,使用者要全自费,这也让很多人不能承受。”太原市人民医院戒烟门诊的医生说。

  对此,王莉医生分析称,戒烟咨询和药物如果纳入医保,有可能会扭转目前“戒烟门诊”的尴尬处境。排除人们对戒烟问题重要性认识的不足之外,戒烟必须通过医生和药物的治疗才能有比较高的成功率,一般通过系统的药物治疗,戒烟成功的概率是不治疗的10倍以上。

 

 


中国控制吸烟协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40962号 Copyright © 1992-2011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慧东里16号楼906  电话:64892695  传真:64983805 邮箱:catc@catcprc.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