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最严控烟令”本月1日起实施至今刚满两周。数据显示,新规执行后,有关部门接到的控烟投诉量骤增,同时一些管理主体尚不明确的控烟“重灾区”凸显,这也给一线执法带来了挑战。

  对上海控烟新规的成效,不少正在北京参加全国两会的代表委员也颇为关注。

  控烟“三难”何解 控烟有三难——劝阻难、执法难、罚款难。对此,刘长乐委员认为,强化社会道德约束力的同时需要“恩威并重”,警示作用不能忽视。北京实施控烟条例后,现在餐厅、影院、酒店里宣传警示牌和举报电话随处可见,违规者个人也将被处以高额罚款。这些警示牌“让劝阻者有了底气、举报者有了目标、执法者有了依据”,使得城市文明形象得以彰显。

  执法之外,疏导并行

  就像任何社会治理问题一样,控烟问题也重在疏导。严诚忠代表认为,在法规前提下,在可以吸烟的室外区域,可以借鉴发达国家经验,设置更科学、人性化的吸烟点。让吸烟者有合适的地方可去,同时不影响他人。

  良好的疏导和严格的执法往往是相辅相成的,“我们应该要有这种胸怀”,严代表说。

  上海要成为控烟“标杆”

  而十年来力推控烟条例落地的冯丹龙委员,在今年的全国政协会议分组会上也再次说起了控烟话题,“今年的两会,对控烟有严格要求。”改进会风的措施中,就重申了控烟令,可以看到控烟状况一年比一年好。

  东方网记者了解到,今年的全国两会上,会场、房间里不设烟灰缸。不少来自未实行室内控烟规定省市的代表委员虽然对此有些不适应,但都主动遵守法规会风。

  冯丹龙委员认为,“上海、北京这样的大城市要成为控烟执行的‘标杆’ 。”

  “最严”之后,是否还有“更严”?

  顾晋代表今年在全国两会上正式提交了建议,呼吁国务院正在制定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中,应规定室内公共场所全面禁烟。据了解,室内全面禁烟规定已率先在北京、上海等地执行,但在全国层面尚未推开,此项立法也仍在制定当中。

  而在实行了“最严控烟令”后是否还有下一步举措?对此顾晋代表认为,短时间内比较难。 法律法规要考虑保障所有公民的共同应有权益。顾代表认为,从医务工作者的角度,自己力主全面控烟。但同时也应该关注到,烟民也有自己的“合法权益”需要保障。控烟的目标很好,但也不能因此“一刀切”就把卷烟厂都关闭。

  顾晋表示,如果全国同步,像北京和上海一样,严格执行“所有室内公共场所、室内工作场所和公共交通工具全面禁止吸烟”,就能够达到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要求,从而真正极大降低二手烟影响。


中国控制吸烟协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40962号 Copyright © 1992-2011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慧东里16号楼906  电话:64892695  传真:64983805 邮箱:catc@catcprc.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