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有工龄,吸烟有烟龄。
    1949 年后我进了一家烟厂工作。烟厂的烟随你吸,飞马牌、光荣牌、中华牌等香烟,开小组会时,桌上放上一捧卷烟,而且是拣最好的。厕所里,除了放手纸外,还放一堆卷烟,每周还发放福利烟。那时我只是吸着玩玩而已。   
    真正吸上瘾还是在 1958 年烟厂转为电机厂后。吸烟要自己掏腰包了,我反而上瘾了,这也许就是所谓的逆反心理吧。当时,年轻的我喜爱写作,一支烟在手,仿佛灵感就会来,于是装模作样地吞云吐雾起来。后来,烟瘾越来越大,一发不可收拾,每天多达 2 包以上。早晨一张开眼睛,就“啪”的一支烟吊上了嘴,上床睡觉时,人靠在床头还要吸上一根;工作忙时要吸,空下来更要吸;高兴时要吸,苦闷时也要吸。吸得嘴里发苦,喉咙发躁,手指发黄,嘴唇发焦。   
    1977 年,我从报纸杂志上读到一些介绍吸烟有害的文章后,便按上面提供的方法作试验。比如,吸一口烟,把嘴闷在手臂上猛喷一下,果然,手臂就会清楚地留下一条黏糊糊的黑黄色烟油。以此类推,吸烟者的气管、肺部、肚肠中的烟油该有多厚、多腻、多脏啊,真的是成了黑心、黑肺、黑肚肠的人了。于是,我在家里宣布戒烟。妻子马上在经济上给予宽松政策:“你把买烟的钱去买人参吃,这样既可免受烟害,还可补养身体。”接着,我在办公室里当众宣布戒烟:“以后不给大家递烟了,也请大家不要递烟给我!”   
    在开始戒烟的头三个月里,日子很不好过,心里总好像有一件事情没有做,神情恍惚,手足无措,不知干什么好,连饭也吃不香、觉也睡不好。看到别人在吸烟,自己也馋得很,很想老着脸皮去讨一支。这个时候如果意志不坚,再加上烟友的诱惑,很可能会前功尽弃、死灰复燃。我就是这样,在戒烟三个月后,自认为已经过关了,难过程度也不像以前那样严重了,就放松了对自己的警惕,一天,一位烟友边递烟边劝道:“算了算了,何必自己苦自己呢?吸一支烟又不会马上就上瘾的。”就这样,我又偷偷摸摸地抽烟了。   
    几经反复,我终于在我的烟龄已足足有 22 年之久的 1979 年,戒烟成功。   
    我的体会是,戒烟要真诚,三心二意等于白戒。要想真戒,首先要在思想上认识到吸烟对自身的危害,对他人(被动吸烟)健康的侵害以及在经济上的损失。所以,不是要我戒烟,而是我要戒烟,这才是真戒烟。假如戒烟有什么诀窍的话,我认为那就是“决心”二字。戒烟期间,我常在心里对自己说:“戒烟、戒烟,连这点小事情都办不到,还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不吸就是不吸,决不受诱惑。”只要坚持戒烟一年以上,就眼不馋心不烦了。 为了自己和他人的健康,吸烟的朋友请戒烟吧!

中国控制吸烟协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40962号 Copyright © 1992-2011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慧东里16号楼906  电话:64892695  传真:64983805 邮箱:catc@catcprc.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