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委员、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对台港澳中医药交流合作中心主任杨金生建议,尽快出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采取多种控烟措施,大力控烟。

     我国是全球最大的烟草生产国、消费国,吸烟人数超过3亿,占世界吸烟总人数的近30%,由于公共场所吸烟现象严重,约有7.4亿非吸烟者遭受二手烟危害。杨金生委员调研发现,尽管我国近年来一直推进控烟工作,但仍存在诸多问题。

     他表示,到目前为止,我国还没有制定全国性的无烟环境法律法规。其次,缺乏执法主体和监督环境,监督执法人员严重不足。以北京市为例,市爱卫办 只有1个人在管控烟,与此相对应的全市常住人口中,15岁以上吸烟者有188万人。此外,地方控烟法规执法不严的现象非常普遍,很多地方十几年来没有开出 一张罚单。

     杨金生委员认为,控烟必须多措并举,他建议从国家、社会、个人三个层面控烟:

     在国家层面,他建议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列为国务院一类立法计划,尽快颁布。针对监督执法人员不足及社会意识薄弱情况,国家机关、企事业 单位,应设立领导、监督及执法三级联动控烟机制,将控烟工作作为各单位的日常工作之一,定期考核、评估,责任到人,与年终考核挂钩,对控烟不力的单位实行 一票否决。

     在社会层面, 杨金生委员认为应加大宣传力度,营造良好控烟氛围。创新宣传模式,使戒烟工作贴近生活实际。另外,通过开展评审等方式,坚持在辖区内开展“无烟学校”、“无烟单位”、“无烟社区”、“无烟科室”、“无烟家庭”等多种创建活动。

     此外,他还建议设置控烟有奖举报机制,鼓励社会监督。对违规销售、违规吸烟以及违规场所等进行举报,查实之后,可以从控烟罚金里抽取一部分,以奖励市民监督举报吸烟行为。在社区可组成社区志愿者,对吸烟者进行劝阻。调动市民积极性,让监督的眼睛无处不在。

     在个人层面,杨金生委员认为,应明确公共场所的范围,多规划一些吸烟区,让吸烟者消除“非禁即入”的误区。同时,根据社会发展情况,不断提高烟 税和烟草销售价格。还可以对吸烟者的医保缴费和报销比例进行调整,例如提高吸烟者的医保个人缴费标准,或者降低吸烟者的报销比例。将烟草收税的一部分,补 贴卫生经费或医保基金。


中国控制吸烟协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40962号 Copyright © 1992-2011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慧东里16号楼906  电话:64892695  传真:64983805 邮箱:catc@catcprc.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