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岩松
白岩松


     演播室主持人 欧阳夏丹:各位好这里是正在为您直播的两会特别节目,《两会1+1》,今天节目一开始一共有两个瞬间,一个正能量,一个是负能量。咱们还是先来看看正能量的吧,它是来自一位盲人委员杨佳一起来听听看。

     全国政协委员 杨佳:虽然我的眼睛看不见,但可以用心来感受这一切。

     正能量:盲人委员杨佳政协发言

     主持人:杨佳给人的感觉非常的优雅,也非常的自信,如沐春风,而且据说是历届的政协全体大会上,第一位走上讲坛去做大会发言的盲人。在她走上这个讲台的过程当中,全场就已经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接下来我要问一问我的搭档岩松,当时就在现场,我相信这样的掌声给她,不仅仅因为她是一位盲人。

     白岩松:当时我也非常非常感动,因为我跟杨佳也非常熟,过去在打交道的时候总是跟她在一起会感觉如沐春风,那今天当她走上这样一个讲台的时候格外的不寻常,因为这是,你想想刚才你也说了,这是政协历史当中,记忆里头第一个走上大会发言的盲人委员。而且请注意她不是作为比如说盲人的代表或者怎么样,她是九三学社代表的高级知识分子来发言。

那马上也让我想到另外的一个问题,比如说目前的中国其实残障人士八千多万,那么她在我们总人口的比例当中占到6%左右。那么我们可以去想在我们整个的代表和委员当中,能够代表残障人士成为代表和委员是否到了这样的比例,谁帮助他们参政议政?那我觉得这个问题呢的确值得我们去思考,因此更要给类似杨佳这样的委员而且阳光灿烂的委员去点一个赞。

好多人都会感觉她今天发言的主要内容就是讲正能量,其实她本身不就是最让人温暖的一个正能量吗?

     主持人:
没错,那说完了正能量,岩松赶紧给我们说说今天负能量的事,因为我看你今天一整天都是气冲冲的怎么回事?

     负能量:谁在人民大会堂抽烟?

     白岩松:没错,因为一个细节让我非常非常的觉得不能忍。为什么呢?我不能忍是原因别人也没忍,这个在人民大会堂开会的时候,就这几天的时间里头,我两次去洗手间,去洗手间开这个蹲坑的那个位置,一开门第一次的时候看见,呦!里头有一个烟头而且有浓浓的烟味。当时我就有点蒙,因为谁都知道今年的两会实行的是严格控烟,绝对不可以。其实平常的时候人民大会堂的洗手间里也绝对不会让抽烟的,但是因为那是第一次我看到,因此当时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个极偶然极偶然的事件,因此也就没吱声。

     但是今天下午我又去的时候一开门,又看见蹲坑里头有一个烟头,被我发现的比率是100%,虽然只有两次,因此我回来之后就赶紧去找到了相关的工作人员。因为从种种迹象去表明那会儿是工作人员最忙的时候,几乎不太可能,因此如果之前的那次你分不清是代表和委员,今天肯定也是一个委员抽的这个烟,我去跟工作人员聊的时候,他们也这样摇着头,还跟我讲了其他有一些代表委员不太讲究素质的一些细节,我在这就不多说了。

     咱们回到抽烟的本身,我想不要说代表,或者说是委员,一个公民,那么应该遵守法律和法规,在人民大会堂的洗手间里头抽烟是一种什么样的一种现象?今天我就想起一句话叫“小不忍则乱大谋”,可能具有了另外的含义。怎么说呢?在小处都不能忍耐自己的那一点点瘾,在谋国家大略方针的时候您能去谋好吗?

     不过在这还是希望这只是一个极偶然的事件,要给我的代表委员的同行们鞠一躬,拜托忍一忍。

     主持人:我觉得岩松接下来的几天,你还可以特意到厕所里去看一看,你自己就是一个稽查小分队,也希望今天能够有更多的代表和委员们收看我们这一期节目,因为从前年开始我们就一直在说这个事,到今年呢也希望代表委员们能够好好的管一管自己的手,管一管自己的嘴,给大家营造一个真正得无烟两会的环境。

     接下来来走进我们今天的声音环节,其实从前天开始,在政协的全体大会上就陆陆续续有很多的委员上台进行传统的8分钟发言了。其中也不乏一些很生动得很精彩的段落,那接下来的节目当中,我们将会着重的来关注和梳理这三天以来的政协8分钟。

     “八分钟”的发言

     卫小春:如果说雾霾是国家的“心肺之患”,那缺水正成为中华民族的“心腹之患”!

     范小建: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

     A:有人说热血澎湃高利贷,锦上添花靠信贷。

     解说:
三天里,全国政协的连续三场全体会议,共有47位全国政协委员,走上大会发言台,发表了自己的主张。

     全国政协委员 全国妇联副主席 崔郁:善待农民更要善待占农村劳动力65%以上的农民妇女。目前,绝大多数地方宅基地登记簿上通常只写男性户主的名字,包括妇女在内的其他家庭成员名字都没有体现。这种情况下,农村妇女一旦婚姻变故,宅基地很难分割,便被“名正言顺”地扫地出门。

     全国政协委员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李稻葵:融资难、融资贵是当前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拦路虎。融资难,中小微企业主们经常感叹:“借贷如讨饭:讨一元十元叫乞丐,讨一万十万叫借贷。”

     解说:
事实上,今年两会报名发言的政协委员有三百多人,而最终能获得发言机会的,只有47位。因此每个发言的人都做了精心准备。他们的发言,不仅言之有物,而且契合当下的社会热点。

     尽管每人只有8分钟,但一些精彩发言,却赢得了全场两千多名委员的热烈掌声。

     全国政协委员 中国科协副主席 秦大河

     一些地方在PX项目建设过程中,由于公众坚信“PX剧毒”和其他原因,连续引起多起大规模群体事件,陷入“一闹就停”的尴尬局面,给国家带来巨大损失。

     这些现象背后,反映出的实质问题是我国公民科学素质有待提高。

     主持人:可能很多的委员都想上台做这个大会发言,因为在这样的一个平台上自己的声音能够被更多的人听到,应有更加广泛的传播力和影响力,那岩松这几年的时间你观察下来,不变的可能是这个时常的限制8分钟,变化的是什么呢?

     白岩松:我觉得变化的可能用这个四个解来说了,哪四个解呢?就最初的时候是解放,因为1949年政协开会的时候就有这个大会发言,包括毛泽东讲了18分钟。然后但是后来在文革期间整个就都停了,1983年的时候是邓颖超把它又重新解放回政协当中。

     那么接下来的时候它很重要的一个职责,大会发言的时候很解惑,很多的常识,很多的背景,很多详细的调查,让大家有“啊,原来是这么回事!”去了解。
     
     那这两年大家可能格外的注意,媒体特别愿意放大全会的时候很多委员的这样一个发言。为什么呢?他特解气,因为里头的顺口溜,一些民间的现象和他们的观察,现场的笑声和掌声不断,有很多人这是多好的单口相声啊。

     但是现在呢?在解气了一段时间之后,注意到,今天就有好几位委员在我身边就说,还似乎有一些不满足,因为觉得如果仅仅是解气的话相声演员也能做。那么要委员的话不仅要解气,更重要的是要有解决,也就是解决之道。我想这个挑战多大啊?因为你要是不能够又解气,同时又解决的话,可能听的人都去解手了。

     主持人:
所以这个语言的表达形式只是第一个层面,接下来更加重要的层面是给我们带来的更多的解决之道,8分钟的时间里面希望能听到更多的干货。那岩松今年的这个发言当中,有没有你特别关注的?

     白岩松:
当然首先就是这个大会发言越来越精彩,本身我就觉得,我预料可能未来的一些年里头,会有越来越的记者都会去扑政协大会的这样一个发言,那么也就给要发言的委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觉得他们也需要新的动力,因为掌声就是一种动力,媒体的放大也是一种动力。他觉得要是没人听的话,仅仅是同行听的话、委员听的话,可能动力还小一点,现在放大气的这种效应,因此它的动力就会增加。因此就说到了这个词。

     在这次大会发言当中注意到相当多的人都谈到动力,各种各样的发展都需要动力。其中让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关于在未来中国的发展中如何让地方政府拥有新的动力。

     解说:3月9日下午,在全国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上,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院长钱颖一,做了“中国经济增速下行:如何看,如何办”的发言。在分析我国经济增速下降的原因时,他说:“过去那种政府深度参与经济决策的模式正在淡出,但服务型政府模式还没建立,部分地方政府不积极作为,也是经济增长乏力的重要原因。”

     (政协发言)

     全国政协委员 钱颖一:我们正处在转型期间的中间状态:就是政府权力并未显著减少但做事积极性减少了,这也是导致增速下降的原因。

     解说:在今天下午,全国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第四次全体会议上,身为企业家的陈志列委员,再次提出了部分政府官员不积极作为、拖累经济的问题。

     全国政协委员 陈志列:少数腐败官员利用手面中国的权力,设租、寻租,大搞权钱交易,有些人不给好处不办事,给了好处乱办事。最近,有些地方又出现了懒政怠政的不作为现象,一些官员“不吃、不拿、可也不干”,对企业家避之不见,使企业发展得不到正当支持和服务。(《积极构建健康新型的政商关系》)

     解说:面对经济增速下降,应该怎么办?钱颖一委员认为应该重新定义政府激励机制,建立新型政商关系。

     钱颖一:解决政府“不作为”的办法不是回到过去那种“作为”,而是转变政府职能,把政府与企业的关系从“关系紧密型”转到“保持距离型”,把政府在经济中的作用从“参与型”转到“服务型”。既减少政府腐败,又把企业解放出来。

     解说:钱颖一委员说,30多年来,政府在推动经济增长的同时,也带来市场的扭曲以及伴随腐败,效率成本和社会成本都很高。眼下显然到了一个必须改变的时候。

     钱颖一:政府的权力很大。我觉得两方面的问题,一方面要减少政府的任意权力,建立政府的权力清单,这件事要加快。第二方面,就是要很快的学习,学习政府在比较使用权力小的范围之内,但是要有所作为,为企业创造很好的环境。

     主持人:我们看到在刚刚的这个短片当中有几个词出现的频率很高,比方说像激励机制,积极作为,减少政府的任意权利等等。岩松你看很多的代表委员们认为在这个改革的过程当中,政府职能的转变是非常关键的一点,你怎么看?

     白岩松:其实这我想起当初看到经济学家张维迎先生说过的一句话,说经济学里头最重要的一个首先一个基础那就是驱动力的问题,那么其实对于中国目前的发展来说,在可见中长期的阶段里头。虽然我们强调市场经济和市场无形的这种手,配制资源的力量等等等等;但是政府依然发挥着不可替代的极其重要的作用。

     那么可能过去的时候会有一些乱象,比如说像今天的委员在这个发言的时候会讲到,有一些个别的地方干部可能做事的动力是什么呢?他的动力就是有利可图的事要干,亲朋好友的事要干,收了好处的事要干。

     但是现在在反腐这种高压的态势下,很多人不贪了,但可能也不干了。这个时候怎么办?的确,我们注意到其实党和国家领导人也非常在意,你看习近平、李克强、刘云山在这次两会当中也多次表达,比如说谈到了这个简政放权,但不是说简单就扔了,你得能接住它,有些事还得管。在政府工作报告当中也一次又一次的谈到懒政、怠政,要严肃处理等等。然后刘云山也会去强调,领导干部的这种执政能力,包括领导能力该怎么样去进一步提高等等。因此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这种命题。

     主持人:但是接下来岩松你看,这个问题又来了,我们不仅仅是要在思想上达成一种共识,怎么样才能让官员更加的有动力,更加的有作为,在制度上如何去保障,让它具有可操作性。

     动力


     白岩松:每错我觉得我们所有的人都应该达成一种共识,这种共识就是当然政府部门需要一种新的动力,那这跟过去的时候去比较,你比如说过去的一些动力是什么?潜规则的事咱们不去谈了,那些本来就不该成为动力。但是比如说对GDP的追求,城市面貌等,他也的确有他自身的一种荣誉感和成绩在这。但是现在GDP的崇拜正在慢慢的消退,需要寻找到新的替代的这种能力,包括一些参照性。那可能从这4个方面去说,比如说责任、监督、荣誉还有利益,这4个层面可能都会比较务实的有非常参照的东西,让很多地方的官员寻找到新的动力,我觉得在整个顶层设计的时候要考虑这些问题,只有动力更足了,等于给前行的车上安装这种马达。

     如果我们现在说是要强调责任感,同时也要有监督,但是如果在现实当中,比如说养老的保险,制度,或者说工资的情况,在明规则的前提下,包括荣誉感,不仅有领导的这种认可,包括来自百姓的掌声怎么样更好,我觉得也是他们的一种动力。我觉得接下来都要思考,因为中国的前行需要政府起作用,政府更好的起作用需要有非常看得见摸得着的动力。

     主持人:刚才岩松谈到的很多个环节都是不可或缺的,来自各个方面的一个动力。其实整个改革就是一个环环相扣的过程,任何一个环节不作为就会导致整个链条停滞不前,再这样一个过程当中,我们每个人都应该主动的去制造动力,而不是形成阻力。

     改革需要动力,前行也需要榜样,尤其是在现在这样深入反腐的今天,领导干部的榜样尤其可以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启示和引领。那接下来就要走进我们今天的一张既让人感动,又让人怀念的面孔。他去世已经10年了,但是每次一提他,总是让人肃然起敬,让我们一起来走进原财政部的部长,吴波。

     面孔:吴波

     解说:当反腐成为今年全国两会代表委员们热议的话题时,3月8日,人民日报用要闻版追忆了一位已经故去十年的老同志——财政部原部长吴波。随后,中纪委网站、光明日报等主流媒体也相继聚焦这位放下房子、看淡票子的老人清正廉明的一生。

     北京西四大酱坊胡同20号,一个普通的北京小院,有些狭窄甚至是破旧,吴老在这里住了47年。

     吴波生前秘书 王沈京:我到他这儿来报到的时候,院子里的青砖铺地,很多都已经裂了,房上边长了一些荒草了

     解说:老房子年久失修,吹风掉灰、下雨漏雨,而当时任职财政部部长的吴老舍不得花钱为自己翻修房子。

     原财政部部长 项怀诚:当时平房已经漏了,我要给他修一修,我不是给你盖新房子,我是给你修补修补,他都不干。

     解说:直到1999年,他离休后,财政部按政策分给他两套单元房,他才从年久失修的平房搬进了楼房,万寿路西街甲11号院。当时,房改开始,按照政策,吴老可以用低价购买分配的住房,吴老专门召开家庭会议,就此房立了遗嘱。

     我参加革命成为一个无产者,从没有想过购置私产留给后代。因此,我决定不购买财政部分配给我的住房。在我和我的老伴过世后,住房立即归还财政部。

     楼继伟:那时候大家都忙着算自己差多少面积,我要花多少钱有人甚至两口子干脆分家了。

     解说:做一个无产者,不给子女留私产。2003年,97岁的吴老卧病在床,但对房子交公的事情仍然放心不下,病榻之上,他又立下了第二份遗嘱。这一次,是专门写给时任财政部部长项怀诚的。

     怀诚同志。我要求我的子女不要向财政部伸手,在我老伴过世后,我的住房必须立即交还财政部。

     项怀诚:他是个无产者 他不追求私产他的追求,我们照办、执行,是对他这种追求的尊重,对一个革命者的一种理念、理想的一种尊重。

     解说:2005年2月20日,吴老去世,享年99岁。按照他的遗愿,2月25日,遗体告别后的当天下午,吴老的子女就召开家庭会议向财政部上交房产。

     解说:长者已逝,精神犹存。3月9日,在第一篇追忆吴波的文章发出后第二天,人民日报要闻版再次刊文追忆,这一次,文章的标题为:他就在身边,从未走远。

     主持人:一身正气,两袖清风。生活当中的很多个细节让我们每次看到听到的时候都非常让人震动。但是岩松我也听到了一些人有疑问,有的人会说吴老是不是有点太较真了,有点过了,你怎么看?

     白岩松:我觉得这是他一辈子追求,其实吴老走的时候已经99岁了,长寿者。但是如果用《道德经》里的一句话来说他更长寿,因为道德经里说“死而亡者寿。”就是离开了但是并没有在人们心中去消失那是更久的长寿,你看他已经离开了我们10年了,但是很多人都记着他,记着的就是这种追求,包括这种精神。

     举几个细节吧,要不你比如说,他从来没用自己的关系去安排孩子。他的大孩子是在甘肃的舟曲工作,一的时候他就跟大儿子说甭回来。是。然后儿子就在舟曲一直干到退休。他的老战友想把他儿子调到兰州他都没让,然后离世的时候他剩下的存款是5万1,他媳妇剩下的存款是5万9,加起来才10万块钱,而且最后这房子交完了之后呢他是政策上是他应该买的,但是没几年,他那房子其实万寿路那快的房产是4、5万一平米,因此价格都是千万,但是都是对他来说完全不在意,而且一定要交出去。

     我觉得今天念叨念叨这个老人,可能在目前这个时代下,不能强调所有人都是无产,但是在他对无产追求当中蕴藏的某种精神,换到什么样的时代里,谁会不尊敬他呢?

     主持人:所以他的精神是永存的,他去世的时候,虽然存款只留下了几万多块钱,但是这种精神的财富让世人受益无穷。现在的领导干部也应该以他为镜子来照一照,反观自己做的怎么样。

     80%

     好了最后一点时间来关注一下今天节目选择的一个数字,它是来源于全国政协常委员黄洁夫,在谈到中国的器官捐献的问题的时候,他说到从去年开始实际上我们在中国就已经有80%的器官移植来自于公民的自愿捐献了。那么今年我们国家取消了利用死囚的遗体来进行器官捐献,在1月1日到3月3日,中国公民捐献器官是381例,差不多将近1000个器官和去年同期相比是翻了一番。

     岩松你看这样的一个数字其实业带来一个积极的信号,积极的变化,是不是人们的观念和意识已经在慢慢的转变?

     白岩松:
没错,的确我们有一个比较难堪一点的过去,但是有它的一些现实的原因。现在我们告别了那个难堪的过去,而且现在增长的数字来说,让我们看到很大的一种希望,但是最重要的是他是否是可持续,这需要中国人在生死观上,对死亡的态度,尤其是这种亲属然后去怎么样去孝顺或者说尊重这种意愿。我觉得对于全社会说,都存在着一种很大的挑战。不过我们乐观的期待。

     主持人:
这的确是涉及到一个中国人千百年来的一个传统的文化和价值观的问题,但是现在我们看到随着时代的发展和进步,可能有更多的人也在慢慢的转变自己的意识,哪怕今天有更多的人能够坐下来问一问自己,去世以后是否愿意用自己身上的某一部分的器官去照亮他人的生命。这种思考本身也会是一种进步。期待看到更多积极的转变。

中国控制吸烟协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40962号 Copyright © 1992-2011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慧东里16号楼906  电话:64892695  传真:64983805 邮箱:catc@catcprc.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