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5月31日是“世界无烟日”。据史料记载,其实民国时期很多城市都开展过“禁吸卷烟”。用现代语言,那也算是一种“无烟日”运动吧。

新生活运动与禁烟

1934年,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在南昌行营发起了一场新生活运动。这场运动也被当时的《民国日报》称之为“全体国民生活革新运动”,是当年一场推及全国的移风易俗性质的运动。

这一运动所引来的“禁烟”风潮,逐渐布及全国,其中以浙江省的镇海县最为激烈,并在全县发起了一次“禁烟日”,这,或许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有据可查的社会性“无烟日”活动了。

80年前的“无烟日”

据《浙江省政府行政文件纂辑(1925~1935)》的记载,1934年4月,浙江省政府呈请国民政府行政院,提出“令全国禁吸卷烟,即令内务、财政、实业三部会同研究并拟禁吸办法”。此事发生于新生活运动初期,轰动一时。

与此同时,浙江省镇海县也于六届行政会议议定:公务人员禁吸卷烟,该县县长徐用首先奉行,并通令所属戒吸卷烟。1934年6月2日,宁波《时事公报》曾作报道:

“……流毒之最普遍者莫若卷烟,上自绅士官员,以至村妇走卒,莫不口衔一枝,自以为时髦。社会虽不乏有识之士,然大都不能免俗同污合流,举凡亲友酬酢,宴会议场,皆有无此君不欢之慨,殊不知害己及人,大背乎养生之道者。溯自香烟为崇以来,民族精神之牺牲已无能统计,即就金钱言,其数目尤堪惊人……可见此种恶习之存在与否,实为吾国存亡攸关。日前有甬府(宁波简称“甬”——笔者注)行政会议曾经议定,公务人员禁吸卷烟,其原意以公务人员为民众表率,一言一行潜移世俗至深且巨,故欲戒除上项恶习必先由公务人员庶得上行下效,互相劝勉,一举而成,其意至深且切。”

镇海县还规定1934年6月3日为全县“禁烟日”。县长徐用亲自捉刀撰写戒烟传单,广泛散发:

“诸位同胞,今天是六三禁烟节日,省教育厅训令我们民教机关,要在今天做禁烟的普遍宣传,所以兄弟利用机会特来和大家谈谈纸烟害处。一有害身体:纸烟里面尼哥丁毒性比较砒霜还要厉害,未成年的小孩吸纸烟就会阻碍身体的发育,多么的危险啊!二损失金钱:吸纸烟比方金鼠牌一封,市价须大洋五分,假使每人每日吸一封,年靡费大洋十八圆,目前农村经济崩溃的时候,赚钱是多么的一件难事。再查年前(二十二年)我国贸易入超七万万二千万元,其中纸烟要占到二万万元。国家如此贫赤,因吸纸烟而使国内大批的现金流到外国去,何等痛心啊!我们县各机关、各团体、各学校的诸位同志,因为感觉到纸烟的害处很大,已于去年四月间联合组织戒吸纸烟会,实行戒吸纸烟;各兼售纸烟商店也志愿此后不进纸烟,实行登记,将陈货售完为止。这样一来街市上的纸烟逐渐减少,三个月后居然绝迹了……”

全文言肯意切,读来令人动容。

各地响应开展禁烟

在浙江省禁烟活动的推动下,各省纷纷响应,安徽省的劝戒纸烟会的活动就是一例。该会宣传部人员每日手执旗帜、传单,巡行街市,警告人民毋吸卷烟。该地兵士亦参加禁止民众在公众场合吸烟,所有卷烟广告、招贴均在被禁之列,墙壁上的广告牌也要揭去。

据《福州史志》记载,福建省于1934年7月2日召开会议,宣布成立福建省新生活运动促进会,会后发布《通告》,“本周为不吸香烟运动周”,并限定两日以后,摊贩不许贩卖香烟,行人不许在路上吸食香烟。《通告》称:

“本会成立伊始,鉴于纸烟流行贻害社会非浅……于五月二十一日(指阴历)第二次执行委员会决定,本周为不吸香烟运动周,并定宣传纲要中心准则,凡贩卖香烟之商界中人,务应休念时艰,共相奋勉,各本良心,以维社会,幸勿驱逐蝇头,贻害桑梓……”

1934年12月间,河南省洛阳、郏县、汝州等地也开始禁止人们吸烟和商贩售烟,12月20日这天拘捕卷烟商贩10余人,将他们所售卷烟“悉予焚毁,并处以重罚”。有商贩韩天福买烟一条,被区部罚购买砖块5车;姚山成因买烟两条,被罚购砖块3车。

各地的新生活运动分会纷纷成立,虽难免有附庸之嫌,参与者或讨好、或马屁、或为博出位,但禁吸纸烟这件事,也确实令运动本身有了一个具体的平台,不至令人有“空对空”之感。


中国控制吸烟协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40962号 Copyright © 1992-2011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慧东里16号楼906  电话:64892695  传真:64983805 邮箱:catc@catcprc.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