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 赵春青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控烟话题依旧是关注的热点之一。早在2006年,我国签署的《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即正式生效,以期减少在当时就已经达到3亿多人的庞大烟民群体。2015年底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布的《2015中国成人烟草调查报告》表明,中国烟草流行依然严峻,人群吸烟率与5年前相比没有显著变化,抽烟的人数仍在增加,而且呈低龄化趋势。对于整个社会来讲,创建无烟环境依旧任重道远。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冯丹龙向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提交了6份关于控烟的提案,建议设置卷烟的最低价格标准,以降低青少年初始吸烟染上烟瘾的可能性。“提价控烟”是否可行?除了提价,是否还有其他对策?这引发公众热议。

  “控烟”依旧任重道远

  2014年全国两会上,有代表建议消除卷烟搭售。同年11月24日国务院法制办公布《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公开征求意见。这是我国首次拟制定行政法规在全国范围全面控烟。其中明确规定,个人在禁止吸烟场所(区域)吸烟的,可处50元以上500元以下的罚款。2015年的全国两会上,多位代表建议应当全面禁止烟草广告、提高30%烟价,冯丹龙委员提交了应该提高65%烟价税的提案。2015年5月10日,我国卷烟批发环节从价税税率提高至11%,同时加征从量税,烟草行业的批发价格也同步上调。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冯丹龙委员的提案再一次触及这一问题。冯丹龙委员说,价格和税收手段被公认是最有效的单项控烟政策措施,中国卷烟市场加权平均零售价为每包12.6元,但在许多地区,吸烟者仍能找到价格约3元至5元的烟。据此,她建议,卷烟最低价不低于每包10元,并根据物价上涨指数和居民收入增长情况,对烟草消费税税率实行动态调整。

  “提价控烟”初衷是好的,但“提价”能否管住烟民们的“瘾”?新华网近日所做的网络调查显示,78.22%的网友表示,不会因为提价而戒烟。因为在去年5月份香烟产品普遍涨价10%之后,吸烟率仍然没有任何降低。《成人烟草调查报告》则显示,2015年全人群吸烟率为27.7%,吸烟人数高达3.16亿。

  单纯提价还不够

  “我抽了12年烟,现在抽得比上大学时少多了。”今年30岁的北京市民孟先生告诉笔者,20岁的时候他一天能抽一包烟,现在三天才抽一包,“就我个人来说,这和提不提价关系不大,抽烟上瘾,别说贵了一两元,就是贵了10元,恐怕我也控制不住烟瘾。”

  现在孟先生抽烟越来越少,他说主要是因为年龄和身体的原因。“大学的时候感觉自己活力无限,现在跑几圈喘不上气,这还哪敢再抽那么多烟?”

  笔者在调查中发现,和孟先生一样,选择减少吸烟量或者戒烟的烟民很大一部分是出于身体健康方面的考虑,而并非是烟草本身是否涨价。根据《成人烟草调查报告》,到2015年底,虽然卷烟平均价格有所上升,吸烟人群购买20支卷烟的花费其中位数为9.9元,但相对于居民购买力的提升,烟草反而变得相对便宜了。

  “‘提价控烟’,特别是将政策发力的着力点对准低价香烟,所能起到的减少烟民群体作用非常有限。即便此次的‘提价控烟’提案实施,市场禁售10元以下香烟,对于不具备购买中高档香烟能力的烟民来说,买不到低价香烟转而去购买略高于10元价格的香烟的人可能会增多。”从事烟草销售的张先生在接受采访时说。

  “其实类似主张提高卷烟价格、提高烟草税以达到控烟目的的建议历来不少,在世界各国的控烟政策运用中,价格和税收手段被公认是最有效的单项控烟政策措施。但借鉴不能取其一点,不及其余。”有业内人士分析。

  笔者查阅国外控烟政策发现,很多国家与地区实行封闭的公共场所全部禁烟,在公共场所吸烟甚至可能会被判入狱。芬兰禁止在任何公共场所吸烟,禁止向18岁以下的人出售香烟;新加坡禁止任何形式的香烟广告,违者最高将被罚款2500美元或入狱6个月;在英国,禁烟场所的经营业主如果不制止吸烟行为,将被处以最高2500英镑的罚款。

  “国际控烟的成功经验有两个共同点:一是普遍采用严厉的法律来控制吸烟行为,二是多管齐下,除了针对吸烟者外,还涵盖了公共场所管理者、广告领域、经营业主等。卷烟价格高确实会让部分人望而却步,但提高卷烟销售价格,应该作为控烟的辅助手段,除了利用经济杠杆,在其他方面也应共同配合。”该业内人士说。

  需要打出“组合拳”

  虽然“提价控烟”是否行之有效尚待商榷,近几年我国在公共场所禁烟方面还是取得了一定成效。《成人烟草调查报告》显示,自实行“公共场所全民禁烟”起,多地禁烟场所吸烟发生率大幅度降低,如上海市从相关条例实施前的37.6%已经下降至13.1%;二手烟暴露情况有所改善,中小学的二手烟暴露率从34.6%下降至17.2%,医疗机构从36.8%下降至26.9%,政府大楼从54.9%下降至38.1%;公众对二手烟危害的认知有所提高。

  与此同时,低焦油卷烟危害的认识误区仍然存在,尽管大量科学研究表明:低焦油卷烟不会降低健康危害,但烟草公司长期以来宣传“降焦减害”的错误观念,导致高达75.5%的被调查者不能正确认识低焦油卷烟的危害。

  “社会的进步促使控烟必行,政府必须维护人民群众身体健康的权益,力推禁烟责无旁贷。我国拥有庞大的人口基数和世界上最大的卷烟制造量与消费量,有3亿多的烟民群体以及7亿的二手烟暴露受害者,所以抽烟这件事应该引起所有人的重视。”上海市控烟协会负责人陈先生表示,要控烟,公众健康意识的提高是根本。单纯提价见效慢,可以从不同方面打出“组合拳”。

  “在政策方面严格法律,公众教育方面加强科普,同时为烟民们提供各种服务。”他还表示,政府推行了很多措施,涉及了方方面面。只是除了公共场所禁烟和提价以外,其他措施普及度还不够,尤其是戒烟服务方面。

  “例如政府推行的戒烟热线咨询,打电话就会有专业人士对戒烟进行指导,可是很多人都不知道有这种服务。还有各个地方的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控烟协会等都有微信公众号,会科普一些知识或者帮助戒烟,但关注的人很少。其实目前我国在控烟各方面所能实行的措施已经比较全面,如果这些方面都能够深入推进、充分落实的话,创建‘无烟社会’其实并不遥远。”《工人日报》(2016年03月20日 02版)本报


中国控制吸烟协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40962号 Copyright © 1992-2011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慧东里16号楼906  电话:64892695  传真:64983805 邮箱:catc@catcprc.org.cn